《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73章 钻得深,疼治病

抱着荷花一步三摇,总算来到了屋里。龙宝刚要把荷花给放在床上,哪知道荷花身子一沾上床,就弓起身子嗷嗷叫了起来:“疼,不能躺着,只能趴着!”
龙宝赶紧帮忙把荷花给翻过来身,眼见着荷花疼得一个劲的哎哟,龙宝突然有了注意:“荷花妹子啊,看你这下摔得可不轻,要是不及时的治疗的话,恐怕要坏事咧!”
荷花一听,立刻带着哭腔:“宝哥,这可咋弄咧,要不你去把李麻子给请过来,给俺看看!”荷花疼得厉害,她不由自主的翘起她的大圆/腚。夏天的裤子薄,龙宝清晰的看到荷花/裤/衩露出的痕迹。
“李麻子这狗日的水平不咋样啊,再了他半路出家,学得是内科,这种跌打损伤恐怕他治不好咧!”龙宝故意的叹了口气。
“呜呜呜,这可咋办咧?”荷花彻底没了注意,只得嘤嘤的哭了起来。
“荷花妹子,俺自学过中医,懂得一些中医推拿,要不俺给你试试?”龙宝看着床上趴着的荷花,眼里闪烁着狼一样的光芒。
“你行不行啊?”荷花擦了擦泪汪汪的大眼睛扭头看了看龙宝。
龙宝立刻装出一副资深老中医的样子:“放心,俺的水平高着咧,比狗日的李麻子强多了!”
“中,那你给俺试试!”到了这个时候,荷花也彻底没了注意,她此刻如同案板上的鱼虾任凭龙宝处置了
“是这里疼吗?”龙宝故意的把手按上了荷花挺/翘的大/腚。
“嘤!”荷花重重的喘了下,“宝哥,你按错了,俺伤着腰了!”
&(..
.. )nbsp; “哦,是这里?”龙宝又故意的在两个大磨盘夹着的中间的沟里滑过。
“呀!”荷花陡然身子弓起,随即她尖叫了起来,“宝哥,不是这里,这个地方可摸不得!”
龙宝心里暗笑,趁着这个机会,他不断的用手指撩拨着荷花。荷花渐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自称懂中医,为啥连个位置都找不到咧?
“宝哥,你是不是不懂中医啊?为啥都摸了这么多次,连俺疼得位置都找不到咧?”荷花起了疑心。
龙宝一听,立刻满脸严肃的:“荷花妹子,你冤枉俺咧,因为你还穿着裤子咧,俺看不准摸不准!”
“那咋弄咧?”荷花也为难了。
“要不…要不…你把裤子给脱了吧?”龙宝终于露出了他真实的目的。
“这可不行咧,羞死人了!”荷花头摇晃得和拨浪鼓一般,死活不肯。
龙宝眼珠子转了转道:“荷花妹子,咱们这可是治病咧,在医生眼里没有男女之分,只有病人!你就是让李麻子过来给你看,他也得脱你裤子咧!”
龙宝的这一番话,唬得荷花一愣一愣的。又听要是李麻子来给自己看病,也是要这样脱裤子看,荷花顿时心慌了。与其让狗日的李麻子治还不如让龙宝看咧,龙宝可比李麻子长得好看多了。正在这个时候,荷花又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疼得实在受不了了。
“宝哥,那你帮俺…帮俺把裤子脱掉吧,但不许脱俺的裤/衩!”荷花完,赶紧把枕头蒙住了自己的头,就仿佛一只扎在沙子里遮羞的鸵鸟。
慢慢的松开荷花的裤/腰带,抓着荷花的裤/腰慢慢的往下褪。龙宝的手指刮蹭在荷花的身上,荷花的身子哆嗦着。当把荷花的裤/子完全的给扒下的时候。龙宝顿时傻了。展现在他面前的是白/花花的两瓣山,中间挂着窄透明的遮羞布片,竟然还是稀罕的黑蕾/丝。两瓣山连得很紧,中间生生劈开一条缝,从上边一直蔓延到下边,深不可测。
滴答,滴答。龙宝的口水滴落下来:“狗日的,真大真圆!”用手轻轻的拍了下,这两瓣山就颤巍巍的晃动起来,仿佛刚出锅的卤水豆腐一般。
“就是这里疼!”荷花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
龙宝暂且抑制住自己狂躁的心,有模有样的推拿起来。其实荷花摔得那些虽然有些重,但并不碍事。来回的推拿一会,淤血散开了,就没有那么疼了。荷花也觉察到了,她心里暗自高兴:“还别龙宝真会中医,管用还省钱!”
“宝哥啊,你的手别往下来!”突然,荷花身子一弓,她感觉到自己那条缝被龙宝的手指戳了一下。
“这里也受伤了,俺也得推拿下!”龙宝着话的功夫就把她的那条遮羞用的布片给搓卷成一条细绳子,轻轻的往旁边一拨,就露出了荷花粉鲜红润的沟缝来。
“好美啊!”龙宝忍不住的伸出两根手指,慢慢的撑开遮挡住蜜心的两片粉帘子。
‘唔唔唔唔,不要啊,这里太羞了,不能碰啊!“荷花忍不住的想起来,可随即她感觉到自己身子没有一丝的力气了。
“别动荷花妹子,这里伤得最严重了,俺给你治疗治疗!”着话,龙宝赶紧掏出他的驴玩意,慢慢的在缝隙里来回的滑动。
“啥东西啊,快点拿出来,肚子涨得慌啊!”荷花身子哆嗦得越发得厉害。
“别动,别动,靠这东西推拿血化瘀更有效咧!”龙宝掰开那两瓣山门,轻轻一用力,就进去了一点。
“呀,胀死了,胀死了!”荷花拼命的摇头,满头的秀发散乱开来,散发出好闻的香味来。
“狗日的,还真是个黄花大闺女,都到这地步了,咋弄也得弄进去!”龙宝手按着荷花的腰制止她乱动,然后一咬牙,一用力,就听见噗得一声轻响,紧接着就全部的钻了进去。
“啊,啊,疼死了,身子裂开了,疼死了,啥东西啊,赶紧拔出来!”荷花叫作一团。龙宝赶紧用手捂着了荷花的嘴巴。
“只有钻得深,钻得疼,才能治百病啊!先忍忍,没有苦哪来的甜,没有疼哪有接下来的舒服!”轻轻的附在荷花的耳旁,轻轻的往她耳朵眼里吹着气。而他的身子则慢慢的摆动了起来……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