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31章 以前能吊九斤重

龙宝为此发了大愁,自己这还没娶媳妇咧,就不行了。这要是传出去,那自己可咋在龙王庄活啊!去县医院不是闹着玩咧,何况他现在又没有钱,至于找干爹干娘要,龙宝一是不忍心,二是实在没勇气把自己的这病给出来。他龙宝丢不起那个人。
思来想去,龙宝还是决定去找李麻子给看看,好歹李麻子也是个医生,哪怕弄两副中药给调理调理,也比就这样干等着要强。这万一要是恶化了,自己这一辈子还真不如死了算了。龙宝打定注意后,就下山直本李麻子家了,幸运的是李麻子正在坐诊看病,屋里有三两个病号等着他看病。
李富正牵着他家的阿花在门口耍着。见龙宝来了,李富笑嘻嘻的跑了过来,揩着鼻涕:“宝叔,你不是找俺去南河摸鱼咧!”
这狗日的傻货惦记上摸鱼了,而龙宝对这些摸鱼掏鸟窝的事情又非常的在行,所以李富一见龙宝就缠了上去。龙宝眼下正烦着咧,见李富又缠着自己摸鱼,当即脸就拉了下来,刚想发火骂这狗日的,但随即一想李富是李麻子的儿子,虽然这个儿子有点傻,但毕竟是亲生的,眼下正是有求于李麻子,急不得,骂不得。所以龙宝虽然心里烦躁,但脸上却强挤弄出一丝笑容来:“哟,富啊,现在俺有点事,等俺不忙了,俺一定带你去南河摸鱼去!”
李富听到龙宝的允诺,自然是喜出望外:“宝叔,你不能骗俺啊!”
“放心吧,俺咋会骗富呢!”
“你要是骗俺,俺咒你鸡/鸡/硬不起来!”李富又揩了下快要流到嘴边的鼻涕。
“你狗日的,你就不能给老子点好听的!”龙宝一听肺都快气炸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富梗着脖子:“俺的诅咒可灵了!”李富回头瞅了瞅李麻子正穿着白大褂在里边给人看病,就低声的对龙宝道,“宝叔,俺爹经常骗俺去县城给俺带好吃好玩的,可狗日的一次都没兑现过,这不,俺爹的就硬不起来!”
“啥?你爹他…”龙宝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那还有假,真的,早几年都不管用了!”李富有些得意的。
&n(百度搜索 本书名 + h )bsp; “净瞎,你(一秒记住 .. )不是你爹还天天骑你娘咧,咋就不管用了?”龙宝不相信李富这个傻货嘴里有啥实话,于是转了转眼珠子,故意套他的话。
“是真的,别看俺爹没事都骑俺娘,可那都是骑在俺娘身上又咬又掐又打,根本弄不进去!和你家将军差远咧,你看狗日的将军都把阿花的肚子都给日大了!”这狗日的傻货,对这方面倒还是很精通,李富完用脚踢了踢阿花。龙宝斜眼一看,果然阿花的肚皮鼓起来了。
龙宝听了李富的话,仿佛腊月天掉冰窖里了,心顿时凉了半截:“狗日的,自己还不管用咧,能给老子治好吗?”正当龙宝打退堂鼓的时候,李麻子发现了龙宝。
“宝,有事啊?”李麻子看完了病,见龙宝和自己的傻儿子嘀嘀咕咕的,就招呼龙宝进来。
“李大夫,俺找你想看看病,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好?” 医不治己,也许这狗日的李麻子真能给自己治好咧。龙宝还抱着一丝幻想。
李麻子一听,差点鼻子没气歪:“宝啊,你狗日的都这么大的人了,话都不会,我治不好你还找我干啥,滚蛋!”
龙宝一听李麻子的话,知道自己错话了,当即赔不是的:“李大夫,你不知道,俺这病是难言之隐,不好治!”龙宝完,用手指了指裤/裆、
李麻子一听,顿时乐了:“宝,你狗日的该不会这个地方不管用了吧?”
“嗯,就是!”龙宝哭丧着脸。
“没事回家和尿泥玩,别耽误老子的功夫!”李麻子听了更气了,“你还没娶媳妇,连女人都还没睡过咧,就自己不管用了?我正忙着咧,别给我添乱!”
龙宝不能告诉李麻子实话,他吞吞吐吐的编瞎话:“李大夫,你不知道,俺以前看咱村的女人扭屁/股,俺就有感觉;不瞒你,俺有一本好书,上边都是光/屁/股露乃的女人,平日一看,赛过钢筋硬,鸡吧吊九斤!”
“吹吧,你就给老子使劲吹!”这仿佛到了李麻子的痛处,李麻子冷笑着骂道。
“真的!可就在这几天,不中用了,咋弄都起不来!”龙宝突然脸色暗沉了下来,仿佛死了亲爹娘一般。
李麻子见龙宝这副模样似乎不像是在谎,于是他就让让龙宝坐下。伸出三个手指搭在龙宝的脉搏上,品了品脉;随即又让龙宝张开嘴,伸出舌,看看舌苔。看罢多时,李麻子思索了再三,然后给龙宝开了三幅药,是吃吃看。
看到龙宝提着药走远的背影,李麻子感慨万分:“这么年轻,白瞎长了个那么大的家伙了!以前能吊九斤重,如今绑棍扶不起啊!”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