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24章 不是你的菜你别夹

酒席吃到了一半,龙宝还是没看到马妮的身影。西屋里预备的那一桌酒席还是迟迟未开席。龙宝几次忍不住的想跑到马建国那里问个清楚,可想想又觉得太冒失了,无奈只得坐下心不在焉的吃饭。
“宝,你狗日的有心事啊?”田秀花见龙宝抓耳挠腮的,就悄悄的问。
“没事,婶子!”龙宝摇摇头。
“狗日的,还和婶子装,是不是刚才婶子撩拨得你想干那事啦!”田秀花看了看正举着酒杯喝得欢实的王富贵,随即压低声音,“宝,你富贵叔今天准喝多,一喝多就醉成一滩泥!要不你今天晚上来家找婶子,婶子让你好好弄弄!”田秀花着话,手又不着痕迹的揉了下龙宝的裤/裆。
龙宝听田秀花这样一,心里也是一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轻力壮的缘故,一天不弄这事就想得慌!”龙宝斜眼瞥了下田秀花的衣服领。田秀花淡薄的汗衫被两坨子大球给撑起多高。由于今天是正式的场合,所以田秀花破天荒的戴了个黑色的罩罩,虽然看不到那两颗迷人的暗红,但由于乃子被罩罩束缚着,反而挤弄出一条深深的沟来,龙宝看得心头火热,一个劲的吞口水。
就在这个时候,猛然就听见马建国:“妮,你回来了,县城里的同学都接过来了?”
“爹,都接过来了!”院子里响起马妮脆脆的声音,仿佛深谷里的百灵鸟一般,不出来的动听。
龙宝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仿佛中了魔怔一般站起身来,扭着脖子往声音处看着。当他看到马妮的时候,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龙宝紧紧的握紧拳头,他感觉手心里全是汗。
一年多没见过马妮了,今天看到马妮后。龙宝突然有些痴傻了。马妮上身随意的穿着一件素白的t恤,下边穿着一条牛仔裤,特别搭配她高挑的身材。脚上一双可爱的凉鞋,露出了粉嫩的脚,脚趾头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有一种不出来的味道。
一年前那里还是两颗馒头的马妮,一年多不见,那两颗馒头竟然变成了颤巍巍的大球,随着她的走动,波涛汹涌的上下抖颤着。精致的五官褪去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迷人的光晕,还有多了几分自信和成熟。那一双充满着睿智和理性的大眼睛散发出来的光芒,让这些正在吃酒划拳的糙爷们也变得心翼翼来,生怕亵渎了这个美丽的姑娘一般。
“哟!哟!哟!心眼珠子掉进去出不来!人家都进西屋吃酒席了,还站那里瞅咧!再瞅也不是你盘里的菜!田秀花见龙宝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心里竟然涌起了强烈的吃味。她偷偷的拧了一下龙宝的腰。龙宝疼得一咧嘴,总算收回来了心神。
“不是你的菜你别夹!这才是你的菜!别吃着这个看哪个!”田秀花给龙宝夹了一筷子的肥肉,然后把桌子下边的腿紧紧的贴在龙宝的腿上。
“兔崽子,死了这条心吧,别惦记着人家马妮了!你是虫,人家是凤,你是在地上爬着走咧,人家是在天上顶着七彩云彩飞。”田秀花毫不客气的声打击着龙宝。
龙宝听完后很平静,他点了点头:“放心,婶子,你可比马妮那个黄毛丫头强上一百倍,就你的那些缠男人的功夫,这妮子就是学到老也学不全!”龙宝恢复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趁着人不注意,把手摸上田秀花的白玉磨盘,手指在那山沟里来回的摩挲着( .. 。)。
“宝啊,你个狗日的,你把婶子给弄得走不动路了,要不咱们不吃席面出去吧!”田秀花声的道。
“去哪儿啊,这天还没擦黑咧,要是给人撞见,那可就不好了!”龙宝的手指不但没停反而又往下摸,当摸到田秀花那条沟缝的时候,田秀花的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
“马建国的屋后就是大片的庄稼地,钻进去就是叫破舔,也没有人能发现!”田秀花仿佛患了心脏病一般,呼吸越来越急促,就连光洁的额头也冒出来汗来,白皙的脸透出特有的红。
“秀华婶,你这是咋了!”姜娥见田秀花有些异常,还以为她不舒服呢。
“没事,俺没事,就是这天有点热,俺有点上不来气!”田秀花着话的功夫,就把龙宝作怪的手给拍掉。
“啪!”轻微的响声本来一点也引起不了人的注意。可姜娥就在田秀花的旁边,听得清清楚楚,顺着声音一瞅,正好看见龙宝把手从田秀花的裤子里抽了出来。
“这狗日的,满肚子的花花肠子!难道他和田秀花有一腿?”姜娥皱着好看的眉毛,一时间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婶子,你等我一下,俺先去给马妮打个招呼,好歹也是同学一场,不见面不打招呼就走,这样太失礼数了!( .. 。)”龙宝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站起身就朝着西屋走去……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