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21章 小黑屋里泄泄火

俗话得好好,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当龙宝咋呼着要去找马建国的老婆的时候,马建国顿时是公鸡踩到了麻椒酱里——麻爪了。这要是让自己家的那个泼妇知道,抓花他的脸倒是事,弄不好还得用剪刀剪了自己的是非/根。
眼见着龙宝出门了,马建国赶紧跑出门,拽着了龙宝的手:“大侄子,不用了,不用了,你看俺现在不是挺好的!”
龙宝斜眼看了下马建国一眼,又朝着里边勾着头瞅了一眼,低声的道:“马叔,那个娘们长得可比俺婶子强多了,要不俺要婶子过来瞅瞅?”
“别,别,别!宝啊,你叔知道错了,知道错了!”马建国此刻被龙宝给抓住了把柄,哪里还有往日的威风?
马建国哭丧着脸:“宝啊,你就是不看叔的这张老脸,也得为马妮想想吧,她可是刚考上了大学,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件事,那可不得了,不得了啊!”看得出来,马建国真怕龙宝把这事给捅出去。
(百度搜索“h”看最新章节)龙宝捏着下巴转着眼珠子寻思:“自己好不容易抓住了马建国的辫子,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他有些为难的,“叔,你也知道俺龙宝是个实诚的人,俺不是那种抓住了人家的辫子就往死里整的人,不过,你看……”龙宝捏着两个手指头,皱着眉头……
“大侄子,叔懂,叔懂!”马建国此刻心里恨得牙根都痒痒,可脸上却赔着笑,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了龙宝的手里,“拿去买盒好烟抽!”
“马叔,这俺哪里能要咧!”龙宝义正词严的把钱推了回去。
这下马建国可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龙宝这狗日的到底想要啥?”
“马叔,你看你能不能给俺在村部找个事做?”龙宝的算盘早就打得噼里啪啦的,“你看俺年轻脑瓜子好使,有文化,有能力,能写会算,还能写得一手的好大字!”
龙宝得倒是实情,别看龙宝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可一手毛笔字写得可是相当的有水准,在上高一的时候,就被县书法协会给破格吸取会协会会员。
马建国听了一愣,随即心里骂开了:“狗日的,就你这个熊样还想到村部去谋个差事吃公粮?”但有把柄在这兔崽子手里,马建国不能当场翻脸,于是就应付着点了点头,“没问题,包在叔身上,有空缺叔就让你顶上去!”
龙宝别看岁数,可却不是那容易糊弄的主。他笑嘻嘻的返回理发店,照着刚才和马建国腻歪的那个女人的乃子摸了一把:“去,给我那纸笔来!”
“宝,你狗日的这是要干啥?”马建国见龙宝把纸笔递给了自己,猜不透他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空口无凭,立字为证!”龙宝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鼻孔望着屋顶,满脸的得意。
“你,你,你狗日的可真够阴的!”马建国没办法,气呼呼的写了个保证书,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就这,龙宝还不罢休,就又用娜娜美发屋染头发焗油用的东西当印泥,又让马建国按了手印。
龙宝把这保证书揣在怀里,拍了拍:“妥了,妥了,马叔,俺走了,晚上见!”
“这个兔崽子倒也是个人物,脑瓜子好使!”娜娜这个时候凑了上来,瞪着好看的大眼睛望着龙宝的背影。她对这个屁点大的娃子能有这样的损招的龙宝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马建国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下,随即,他一把搂住了娜娜细细的腰,伸嘴就要去啃娜娜的脸蛋:“狗日的臊货,来给我泄泄火!”
“马支书,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我不干这种事,你要是想泻火还是找她们!”娜娜娇笑着往旁边一躲,随手一指那已经出来看热闹的五六个女人。马建国悻悻的收了手,“你,你,陪老子玩!”马建国完,掏出一百块钱往桌子上一拍,搂着那两个风臊的女人就奔了后院。
到了后院,推开门。马建国就麻溜的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快点脱,快点脱,连个布片都别留!”看得出来,马建国心里很不爽。
也许这两个女人知道马建国是龙王庄村里的土皇帝,倒也非常的配合。当马建国看着那两个女人脱得光/溜溜的,却故作矜持一手捂着乃子,一手捂着下边的时候。马建国心头的火升腾而起。“过来,趴下去好好给我弄弄,还有你,把你的大乃给我咂咂。”话的功夫,这个黑屋里就传来马建国老猫一般的叫声,还有那两个女人娇滴滴的喘叫声:“啊,支书啊,你好会弄人家啊!啊,支书啊,人家的身子都化成一滩水了……”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