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16章 不怀好意的村支书

这一次田秀花表现不错,足足撑了十五分钟,这才一动不动了。等到龙宝完事后,田秀花把龙宝搂在怀里,又掀开汗衫让龙宝钻进去:“宝啊,婶子稀罕死你了,再给婶子咂咂,婶子上边还痒啊!”
彻底满足了田秀花,龙宝这才整理好衣服出了里屋。贝还在外屋玩气球,见到龙(.. )宝后,张开手:“哥,抱抱!”
“宝,等婶子有空就去果园找你!”弄完事的田秀花皮肤异常的娇嫩,腮帮子上升腾起两片红云,低眉顺眼的,就仿佛是刚过门的新媳妇一般。
龙宝点点头,随即就出门了。刚出门,就碰见了村支书马建国。马建国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上衣口袋里还挂着一只钢笔。不知道是马建国这狗日的整天动歪脑子动得缘故,还是患有脱发病,反正头发早就脱得差不多了,就留下那么三两根。马建国为了遮羞,所以总是一年四季带着一顶鸭舌帽。这身打扮,放在现在来,确实够土了,但在龙王庄,马建国就是天。别看马富贵是村长,人五人六的,可在村支书马建国的面前,也得装孙子。谁让人家是龙王庄的一把手咧。
支书马建国背着手,红光满面的,就连平日微驼的背也挺直了不少,看得出来这狗日的心情很好。龙宝自然知道马建国为啥会这样,因为他闺女马妮考上了大学,还是省城的重点大学。别是在龙王庄了,就是在这十里八村的,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马建国焉能不高兴。
龙宝不愿搭理马建国,低着头刚想溜走。就听见马建国咳嗽了一声喊住了龙宝:“哟,这不是宝吗?”
“哟,这不是马叔吗?马叔好!”龙宝平日里嘴甜,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论的辈分,张嘴就喊马建国叔。
马建国听了一皱眉:“谁是你叔,喊支书!”马建国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反应强烈,特别是当龙宝喊他叔的时候,他总觉得脊梁骨发凉。他知道龙宝和自己的闺女走得比和村里其他同龄的年轻后生都要近。就在昨天,马妮还提到了好久没见龙宝了,想去找龙宝玩。这当然被马建国给强硬的拒绝了。
“马支书,你来买东西啊?”龙宝心里骂娘,但脸上依然带着笑的换了称呼。
“买瓶就,再买几个菜,闺女考上了大学,我先自己庆祝庆祝!”马建国完,昂着头目不斜视的就走到了卖铺里边了。
“哟,这不是马支书吗,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田秀花在里边听见龙宝和马建国不对调,就赶忙出来和稀泥。
“来瓶酒,再来几个菜,听清楚了,要好酒,要荤菜!”马建国这话的时候,底气特别的足,仿佛是在喊一般。
田秀花听了一边给马建国拿东西,一边问:“马支书,你可太抠门了,你闺女考上了名牌大学,你可得摆流水席请客啊,哪能被窝里放屁——独吞呢!”
“嘿嘿,那是自然,一会就发请帖,酒席正备着咧,后天就开席!”马建国作为村支书,自然不会放过捞礼钱的好机会。
龙宝听了心里暗骂马建国黑心,正要抱着贝离去。猛然就听见马建国:“宝,你等等!”
“干啥?叔!不,马支书!”
马建国刚想发火,见龙宝倒也机灵,于是就没发脾气:“宝啊,你和马妮也算是同学了,俺闺女也给你下了张贴,喏,给你!省得我往山上跑了!”马建国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大红请帖递给了龙宝。龙宝翻开一看,只见上边写着自己的名字,字迹娟秀,正是马妮的笔迹。
“看来这个丫头倒也不是没良心!”龙宝突然心头升腾起一丝希望来,“也许将来能有机会日了马妮,将来这个秃头支书就不能喊叔了,得喊爹!”龙宝无限yy了半天,到最后扑哧一乐,竟然笑出声来。
“这狗日的,一张请帖就高兴傻了!”马建国鄙视的撇了撇嘴。在龙王庄能让他马建国下帖请吃饭的人,除了自己的本家亲戚,其余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所以龙宝能得到一张请帖,应该是他们龙老蔫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眼见着田秀花把自己要的东西都准备齐了,马建国掏出钱递给了田秀花。当田秀花伸手去接的时候,马建国偷偷的捏了下田秀花的手。田秀花不着痕迹的抽(.. )出了手。
等马建国出了门,田秀花挺着两坨大乃子低骂道:“家伙不管用,还老爱拈花惹草,不中用的老男人,有本事去弄马妮她娘啊!妈了个逼的!”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