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春事 >

第4章 狗日的啥鸟事

&nb(一秒记住 .. )sp;第二天一大早,当龙宝还蜷缩在床上闷头睡觉的时候,外边传来将军嗷嗷嗷的叫声。龙宝一骨碌身坐起来,抓起放在床头的粪叉就窜了出去。虽然现在果树刚挂果没人惦记,可果树趟子里的葱菜却经常被人偷。龙宝还以为是偷菜的。哪知道刚出了门,就传来龙老蔫呵斥将军的声音:“你个狗日的,连老子来了你也嗷嗷,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狗皮?剥了你的狗鞭?”龙老蔫这几句恶毒的话,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头恶狼野猪也敢斗上一斗的将军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窜了。
“干爹,你咋来这么早?”龙宝有些吃惊,平日里送饭也没送这么早过。
“嘿嘿,没啥,就是想宝了,怕你在山上挨饿!”龙老蔫着话的功夫,从饭篮子里拿出饭菜,“你干娘特意给你煮的,连你弟弟都没有份!”龙老蔫着话,把口袋里装着的两个煮鸡蛋塞到龙宝的手中。
龙宝接过煮鸡蛋,还热乎乎的,心头莫名涌出一股温暖。自己虽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可对自己还真的不错。
“干爹,看你满面红光的,准是有啥喜事!”龙宝看龙老蔫时不时的咧嘴偷着乐,就知道干爹今天的心情不错。
“嘿嘿,还真叫你狗日的着了!你知道吗,你老太爷死了!”龙老蔫龇着黄板牙,一脸的得意。
龙宝( .. 无广告无弹窗。)闻听干爹他老太爷死了,他愣了半晌也没明白是咋回事。“我老太爷?我爷早就没了,哪还有太爷啊?”
“狗日的,老子天天让你去咱家族多走动走动,你子就是不肯,连你太爷都不知道是谁了,真不懂礼数!”龙老蔫数落了龙宝半天,这才告诉了龙宝到底他的老太爷是谁。
原来龙老蔫嘴里的老太爷是和他们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家远房本家,早就出了宗族五服。但按照辈分牵强的排,龙宝还要管这个老家伙叫太爷。至于这个老太爷长啥样,龙宝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头绪,于是索性不想了。
“干爹,那老家伙死不死和咱家有啥关系。再了这是丧事,你也不至于乐成这样啊!”见龙老蔫还在傻呵呵的笑,龙宝鄙视的看了眼自己的干爹。
“嘿嘿,兔崽子,你不懂了吧,龙天林一大早就告诉我了,明天出殡要穿孝守灵!不但我去,你也得去帮忙”龙老蔫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直着腰板放声大笑。
龙天林是老天爷直系重孙,常年在外做生意,据生意做得非常的大。在龙王庄,龙天林可是财大气粗,碰着村民爱理不理的,走起路来,脑袋往上仰仰着。如果要下雨天出门的话,龙天林的鼻孔准会灌满两窟窿水。
“出五服了,咋还轮的上您守灵?”龙宝听了百思不得其解。
“嘿嘿,这还不是龙天林瞧得上你干爹!”龙老蔫觉得这简直是他的无限荣光,“对了,明天一大早,你也回去帮忙,到时候眼睛机灵点,别给你干爹丢脸!”
“啥?老子还得去给他帮忙?不去,不去!”龙宝听了,立即拉长了脸。龙宝知道红白喜事干杂差绝对不清闲,累得腰酸背痛不,弄不好,还混不上一口饭。
“不去不行,龙天林瞧得上咱家,不去,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龙老蔫训斥了龙宝一番,然后哼着不着调的豫剧下山了。
“靠,龙天林个扯淡玩意,你太爷死了,干老子啥事?”龙宝嘴里嘟嘟囔囔的回屋了,一大早被折腾起来,眼睛还涩得厉害,他打了个哈欠,用被子蒙上头,准备睡个回笼觉。
正当龙宝着一大堆俊俏臊浪的娘们冲着他挤眉弄眼的时候,将军又在外边嗷嗷叫了,这叫声比刚才龙老蔫过来的时候叫得更猛,还掺杂着将军的低吼声。就仿佛被人踩了狗尾巴一般。听将军这般的叫声,准是来了生人。
“草她娘的逼,谁又打扰老子好,老子非弄死他不可!”龙宝连鞋都没穿,提溜着粪叉就窜了出去。
“宝哥,宝哥,你快点把将军赶跑,是我,是我!”话间,就见一个傻货跌跌撞撞的跑来,后边还跟着紧追不舍的将军。将军的嘴里叼着一只鞋,看样子准时咬这傻货的。
“二蛋子,你来有鸟事!”龙宝喝退将军不耐烦的问。
“宝哥,明天俺娶媳妇,请你喝喜酒闹洞房!”二蛋子扬了扬手中的大红喜帖,嘿嘿的傻笑着。
“靠,没听动静啊,咋就突然娶媳妇了?”龙宝吃了一惊,下巴颏差点没掉到地上。
“嘿嘿,俺也不知道,俺爹娘给俺安排的!”二蛋子把喜帖往龙宝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谁家的姑娘啊?”龙宝大声的问。
“王庄柳家的闺女!”二蛋子趁龙宝不注意,弯腰薅了棵葱,拔腿就跑。
“哎,狗日的啥鸟事,好b都让狗给日了!”柳家的闺女听是个大美人,嫁给这样的傻货,真是糟蹋了。龙宝叹了口气。猛然他一抬头,看见二蛋子偷他家的葱。龙宝火上来了,他冲着二蛋子大声的骂,“你狗日的,你偷老子的葱,明天闹洞房,老子摸你媳妇的屁/股!”
“不对啊,明天龙天林的老太爷出殡,明天村长王富贵给二蛋子娶媳妇,白事撞上红事!这都是啥狗日的鸟事?”龙宝打了个呵欠,继续蒙头睡他的回笼觉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