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风流》

当前位置:主页 > 神雕风流 >

第190章 巧遇孙不二(下)

第190章巧遇孙不二李庭当然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梦见”的苏晴是剑灵李嘉欣幻化的。望着下方一片翠绿的山河,李庭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以神雕现在的速度,飞行了一个晚上,应该快到终南山了吧,只不过李庭生来就没有看过什么终南山,压根就不知道它长成什么样子,就是想凭石碑和道士确认而已。“神雕,降低一点飞行,我要确定一下我们现在在哪里,”李庭拍了拍神雕的背部说道。神雕鸣叫了一声就以九十度朝下飞,李庭险些就被甩出去,他用双脚死死夹住神雕的身体,破口骂道“笨雕,笨雕,你是不是想谋财害命,告诉你,你主人身上没有一文钱,你少打我主意,再这样子吓我,下次我就叫一大堆女的,直接把你浇成落汤鸡!”神雕见搞不了李庭,只好减慢了速度,离地面约半里的时候,它就朝前方飞着。

高度下降了,李庭终于可以饱览下方的美丽景色了,虽然没有看女人身体那种激情,可荤吃多了,偶尔换一换素菜也是不错的。就在李庭将视力集中在一条蜿蜒小道旁边那吓人的悬崖时,他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精芒,他看到崖壁上竟然趴着一个黑衣人,如果不是颜色太显眼了,李庭压根就看不到。“笨雕,停住,别动了,”李庭趴在神雕背上,连双腿都收到了雕背上,为的就是不让黑衣人发现自己。注视了一会儿,李庭就听到马蹄声。李庭借着高处可望远的优势,先黑衣人一步看到了一个车队慢慢赶上来,十五人左右,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拿着大刀,穿着盔甲,一看就知道是官差,他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最中间的五个大铁箱上。

他们的前进速度并不是很快,在李庭看来就像是蜗速一样。结合车队,李庭就知道那个神秘的黑衣人是来打劫的,看来大铁箱里都是金银珠宝啊!李庭对金银珠宝不感兴趣,他倒是在担心那些金银珠宝如果落到坏人手里就麻烦了。面对即将发生的打劫事件,李庭心里已经有了对策。“大家认真点,过了险龙崖我们就可以和丁大人的部队汇合了!”领头的大声喝道。“是∼∼”后面的人都是应得有气无力的,就像快睡着了一样,一点精神都没有。李庭屏气凝神看着黑衣人,如果他有所动静,李庭这个算不上好人却也不是坏人的家伙就会开始行动,背上的轩辕剑已经背他取下来。

黑衣人像蜥蜴一样慢慢爬上去,上半身就藏进了崖边的草丛内。一声惨叫,黑衣人已经跃到地面上,道道剑影如暴雨般疾落向他身前的几个官差,鲜血呈柱状喷出,染红了地面。片刻功夫,那些还处于昏昏欲睡状态的官差都醒悟过来,纷纷拔出大刀准备和黑衣人对抗,可他们的武功和黑衣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点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斩杀。“这是丁大人的车队,你是吃了豹子胆了敢来劫车!”领头的男子暴喝道,骑着骏马就狂奔向黑衣人,腰际的流星锤已经在右手上摇动着。

李庭拍了下神雕的脖子,叫道“快点冲下去!”神雕鸣叫了一声就疾飞而下。黑衣人一边看着冲向自己的男子,一边扫了眼乘神雕飞下来的李庭,蓝色的双眸透露出惊异的色彩,丹凤眼,应该是女子之身,而且黑衣裹紧了她的娇躯,那对挺大的显得更加的生动万分,身材虽算不上妖娆,不过也挺符合男人的口味的,就是手中的寒剑会将人吓退。黑衣人没有理会李庭,而是紧盯着这个来势汹汹的男子。“我乃丁大人坐下大将吴三,死也让你做了明白鬼!”吴三狂跳而起,流星锤就逼向黑衣人。

黑衣人握紧剑柄,随意一挥,骏马哭嚎了几声就被剑气斩成两段,肉块飞向两边。流星锤落下,黑衣人举起寒剑迎之。“当!”以柔韧闻世的寒剑与蛮力著称的流星锤相撞,本该流星锤取得优胜权才对,可惜在这里恰好相反,黑衣人借着浑厚的内力作为支撑,硬是将吴三强大的攻势化解所剩无几,还将内力注入寒剑中回击吴三。吴三胸口受到内力的震荡,整个人就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呕出的鲜血染红了他那件晶亮的盔甲,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整个人都缩在了角落。

“休要伤人!”还没有到达地面,李庭整个人就跳下去,舞起轩辕剑就像一颗流星般飞向黑衣人。黑衣人眼中并没有说寒冷,而是有着一股柔情的荡漾,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故友一般。轩辕剑带出的金黄剑气席卷而下,黑衣人身形一闪,已经落到两寸之外。剑气落地,一道深壑骤然出现,崖上本就不怎么严实的石块纷纷落下来,就像雨点般砸在李庭与黑衣人之间。借着落下的石块做掩护,黑衣人慢慢走向了吴三。李庭也顾不得会被石块砸中,运气内力护体就在石块间穿梭着,看来他是很想救那个大将。

“住手!”李庭喝道,手中的轩辕剑就飞出去,直逼黑衣人的胸口而去。黑衣人竟然点头了,拿起寒剑就猛地刺下,直接穿透了吴三的胸口。“丁丁大人不会放过你的”吴三双眼翻白,头歪在一边死去了。这时,轩辕剑已经逼近了黑衣人≮衣人双手合在一起,像揉面粉那样揉着手掌,一股湛蓝色的光芒在她手掌心出现,光芒竟然有掩盖轩辕剑金光之势!湛蓝色光芒慢慢扩散开,在黑衣人眼前形成了一道壁垒。轩辕剑刺中壁垒,然后就与之对抗着。李庭见状,嘴角微微一翘,整个人就趴在了地面上,双腮鼓动,一道道冲击波就将她脚边的石块都弹开,滚到崖下。

“蛤蟆功!”李庭暴喝一声,整个人就像离弦的箭一般飞过去。一掌击中湛蓝色的壁垒。“破”的一声,壁垒顺势爆裂开!轩辕酵李庭同时击向黑衣人。“杨过,住手,我乃清净散人孙不二!”黑衣人扯掉了面纱,一张成熟的脸蛋呈现在李庭眼前。‘欣儿,快收回轩辕剑!’李庭强行压住蛤蟆功,并和李嘉欣做了意念交流。身处轩辕剑混沌空间内的李嘉欣看了眼孙不二一眼,然后就借着自己与轩辕剑为一体的优势让轩辕剑改变了攻击的方向,直接钉在了孙不二脖子边,与脖子只有不到两厘米的长度。

李庭则因蛤蟆功的反噬差点内力攻心,他忙运气黄蓉曾教过他的清心咒缓解痛苦。李庭看着眼前的孙不二,看上去比以前在《射雕英雄传》中的孙不二漂亮了不少,只不过显得太庄严了,看上去就像是观音菩萨一般。孙不二走过去扶住李庭,说道“我看到神雕时就知道是你了,黄帮主有飞鸽传书给我,叫我要照顾你,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就相见了,真是缘份,”顿了顿,孙不二又继续说道,“刚刚我是为了试一试你的身手,本以为黄帮主有几分夸张之色,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看来我们大宋有强势之福!”李庭确定经脉都恢复正常之后,就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说道“孙前辈,以后别这样子玩了,会死人的,如果不是我收得及时,我怕我已经伤了你了。

”孙不二笑着点头,说道“一点官架子都不摆,有江湖人士之风范,这我喜欢,不过有一点我是要教你的,不是所有的管都是好人,你知道丁大全吗?”“丁大全?”李庭叫出了声,这人他怎么可能会不认得,就是南宋朝中三犬之一,另外两犬是陈大方和胡大昌,都是主和之辈,曾经合着秦桧一起陷害杨家将,秦桧死后,丁大全替代了他的位置,摇身一变变成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宰相,陈大方则作了殿阁大学士,胡大昌做了领侍卫内大臣。之前吴三一直将“丁大人”挂在嘴边,李庭就应该想到是奸臣丁大全才是!李庭握紧了拳头,叫道“奸臣贼子,人人得以诛之,之前误会了孙前辈,还请多多原谅!”礼貌的李庭就低头认错了,可他的眼睛就在盯着孙不二高挺的看,正揣摩着它的尺寸,应该是35E才对,比她的女儿程遥迦才大了一罩杯,靠!一定要搞来夹一夹棒棒才爽!“不用这么客气,都是我不好,既然都是同道中人,我们也就不用讲什么辈分了,你叫我一声孙前面,我叫你一声杨兄弟吧,”孙不二爽朗的笑声像音律一般传向四周。

李庭并没有多么在意孙不二的话,而是时不时用眼角余光看着孙不二因笑浪而上下颤抖着的35E大,让李庭郁闷的是,为什么修道之人的胸都这么大呢?她们又很少接受男子的滋养,总体来说雌性激素比不过那些整天受到男人滋润的凡人吧?李庭索性不去多想,反正他现在的目标是把这个清净散人孙不二搞了,李庭知道孙不二是一个刚正不阿,一切都是以全真教的利益为前提的,所以他想要撬开孙不二的心扉,估计不下点功夫是成功不了的。“杨兄弟,我要将这些财宝分给受洪涝灾害的贵阳百姓,你能不能去贵阳叫一些帮手过来,就说是我孙不二有事相求,”孙不二说道。

“没问题,”李庭点头,停顿片刻又问道,“贵阳在哪里?”孙不二看着趴在那里休息的神雕,便说道“如果你一直以现在的路线飞行,你就会飞到吐番那边了,终南山在西南方。”李庭大寒,他忙转身看着那只笨雕,嘀咕道“我还以为它会认路。”“现在还很早,我们先清点一点有多少财宝,再做分配的打算,”说完,孙不二转身就走向散落一地的大铁箱。李庭则舔着嘴唇看着孙不二左抖右摇的美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