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风流》

当前位置:主页 > 神雕风流 >

第187章 圣泉群女(中)

第187章圣泉群女李秋水显得有点尴尬,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巫行云,你旁边那位小女孩才是。”程遥迦盯着巫行云看了好一会儿,直摇头,嘀咕道“看来我的信仰破裂了,”说完,她就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就潜入水中,听李庭说洗过圣泉之后,那里的味道都会变得很好,所以程遥迦就将洗涤的重点放在了上。左手掰开,右手就。郭芙在李庭脸上亲了下,说道“好老公,洗澡完让你吃个够,”然后就和别的姐妹一起走进了空间门内。看着一个又一个从眼前消失的娇娘们,李庭的心里就放松了许多,当酒娘燕楚儿要走进去时,李庭突然拉住了她,说道“你就不用进去了。

”燕楚儿皱着柳叶眉,红润的脸上有着点滴的失落,说道“夫君不是说了吗,只要洗过那里的味道就会变得非常的好,我也想让夫君尝一尝好味道。”李庭将燕楚儿拉进怀里,说道“你的味道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只要随便闻了闻就会让我痴醉,如果味道和她们的一样,那就没有什么新意了,所以你还是别去了吧。”听完李庭的解释,燕楚儿就点头,依在李庭怀里,说道“还是夫君想得周到,”燕楚儿脸蛋变得更红,似乎在期待什么似的,眼神则慢慢下移,落在李庭那根高昂着,似乎想冲破长袍束缚的上。

“大哥哥,你不进去吗?”小丢丢睁着那双清澈透明的明眸问道。李庭弯下腰抱起丢丢,笑道“我不进去了,太挤了,”其实这只是一个烂借口,李庭怕的是粘到圣泉泉水,如果让自己失去男儿之身,估计这辈子都会在无尽的痛苦中生活着的。丢丢望着李庭俊朗的面孔,细嫩光滑的手在李庭左脸上游动着,目光有点闪烁,呢喃道“那要丢丢在这边陪你吗?”声音非常的稚气,丢丢却又在拼命装成熟,这让李庭觉得非常的好玩,就是这样子的吧?只不过的标志之一大胸就没有在丢丢身上体现了。

李庭弹了下丢丢的小翘鼻,说道“来日方长,我先去洗一洗,老公有空就好好爱你。”丢丢吐了吐小舌头,挣脱李庭的怀抱,扁着嘴巴,说道“我才不要你爱呢,上次被你弄得好疼,你就慢慢弄楚儿姐姐吧,丢丢先去洗澡了,”扔下这么一句话,丢丢就跑进了空间门内,只让李庭和燕楚儿傻傻地站在那里,就像傻瓜一样。“夫君,你确定丢丢刚刚说的是真的吗?”燕楚儿问道。李庭摊开双手,说道“我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既然她这样子说了,我就顺着她的意而去吧,而且好久没有喝酒了,酒娘酿的酒,甜滋滋的,让人心醉。

”确实,如果李庭贸然去圣泉那边,估计洗澡洗得很兴奋的众女就会将他做为水靶,自己肯定会变成落汤鸡的,结果就是可能会失去男儿之身,所以就待在这边算了,既然身边有酒娘陪着,那就绝对要喝她酿的酒!燕楚儿羞答答地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李庭下手,她半低着头,眼神有点不安地看着李庭那双已经放在她细腰上的手。李庭将头埋在燕楚儿双峰间,尽情吸着自双峰发出的酒香,显然没有经过自己这双魔手调.教就不会很有酒的味道,否则很可能之前就被别的男人吃豆腐了。

李庭用牙齿扯开了燕楚儿的扣子,将她外面的丝裳和里面的肚兜剥掉,再次将头埋在了她的双峰间,双峰散发出的酒香让李庭都有点陶醉了。“好香!”李庭赞美了句就伸出舌头在周围舔着,吸着,然后抓着燕楚儿的小蛮腰慢慢下滑,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手则捋下了她的裙子。望着亵裤内的一片肥沃,李庭就隔着亵裤在上面来来回回舔着。“唔唔夫君老公这样子好痒老公好像很久没有临幸我了啊噢确实很久了记得上次在轿子里唔唔老公”燕楚儿涨红了脸,杏眼微闭,享受着李庭的舔吻。

“确实很久了,没办法,人太多了,如果在这里弄你们哪个,其他的绝对也想要的,所以只能乘无人的时候和楚儿做了,里面已经流出香酒了,真的好香,”李庭猛地一用力就扯掉燕楚儿的亵裤。“啊!”一丝凉风拂过,燕楚儿不自觉地叫出声。李庭用手掰开了略显暗色的,中指就,只是之前的小小动作就已经让燕楚儿湿透了,手指一还发出了“噗”的一声,一小小流就析出。“老公好害羞”燕楚儿仰起头不敢去看李庭,只能望着那一片蔚蓝色的天空,暖阳半悬,有点刺眼却不炎热的阳光正懒散地打在他们身上,给这甜蜜的男女之事增加了几份神圣的色彩。

确定燕楚儿已经湿透之后,李庭就拔出了手指含进嘴巴里,浓浓的酒香马上让李庭头脑有点晕晕的,却让他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目的一醉方休。将头埋在燕楚儿之下,撩起那一丛有点碍事的杂草,李庭就用热热的吻封住了正在流出香酒的,一点一滴地吃进自己肚子里,吃得久了,李庭的头脑更加的沉重,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倒转了,唯一感觉到的就是一朵软软的正流出自己为之疯狂的美酒。“噗通”一声,李庭整个人就软倒在了地上,表情十分的安详,一脸的醉像。

燕楚儿赤红着脸望着呈“大”字倒在地上的李庭,轻声叫道“夫君,夫君,你还好吗?”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燕楚儿就蹲在了地上,伸手拍了拍李庭的脸颊,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简直就像死猪一样。“酒量怎么这么差?”燕楚儿嘟喃着,脸上就有点郁闷。跪在李庭双腿间,伸手脱掉他的裤子,那件宝贝马上就弹出来。燕楚儿捂着嘴巴,呢喃道“哇∼∼好红,都硬成这样子了,看来不帮老公发泄一下,就怕他会生病,”有了这个神圣至极的理由,燕楚儿就低下头用嘴巴含住李庭的用心吸着。

好一会儿之后,燕楚儿就吐出了,然后就跨立在之上,用手掰开了鲜红色的就慢慢坐下去。“唔唔会裂开的”燕楚儿咬着牙齿,虽然有点疼,可膣道被撑大实在是太让她满足了,世界上也许没有比这更美的事情了,反正她是这样子认为的。双腿力气一放开,燕楚儿整个人就坐了下去,一顶到花蕊,燕楚儿就情不自禁地叫道“老公好满啊楚儿要被你了”这次换做李庭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