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狱男管教》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女监狱男管教 >

第八百五十七章 看到女鬼

  展步这时候摇了摇头,看到大家都又开始迷糊,不由朗声说道:“我有办法验证这孩子究竟是谁的。”

  听到展步的话,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展步的脸上,而老太太则抱着冰儿远离了展步几步,一脸警惕的说道:“你不要妖言惑众!”

  接着老太太就先声夺人,对所有人说道:“这个年轻人我在火车上遇到过,素质低的很,都不给老人让座,而且还说自己是个风水师,大家说有那么年轻的风水师吗?很明显就是一个骗子。”

  而展步不待其他人反应就笑道:“没错,我是一个风水师,刚刚大家也看到了,孩子说有一个鬼在缠着这个女人,我想在场的不少人可能不相信孩子的话,以为这世界上没有鬼,不过今天的事情,我们就由这鬼来断,让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

  听到展步的话,不少人疑惑的看着展步:“你说让鬼来断,那怎么断?”

  而一些不相信有鬼神的人则说道:“你不会是弄什么跳大神的把戏,让鬼伏在你的身上,然后说这孩子是谁的吧?这可不算数,谁都说不准你到底是真被鬼附身了,还是你自己故意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糊弄大家。”

  展步这时候则笑着摇摇头:“不会,既然我说让鬼来断,那么自然不会让大家看的云里雾里,而是会让大家看的明明白白。”

  而后展步看了一眼这个老太太,对她说道:“俗话说抬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天就是你遭报应的时候!”

  这个老太太听到展步的话顿时一阵身体发寒,虽然她很想跑,很想离开这里,不过前面有展步拦着,后面有关馨,她根本无路可逃。

  而人群里则有人说道:“好了你也别打嘴仗了,说实话我不信什么鬼啊神啊什么的,你说有办法让大家信服,那就拿出让大家信服的办法来。”

  展步也不再磨蹭,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道符,对所有人说道:“我能暂时为所有人开阴阳眼,这阴阳眼持续的时间大约为一刻钟,在这一刻钟之内,大家不仅仅能够看到鬼,而且还能听到鬼的声音,胆子小的可以站到我的身后,我可以不给你们开,不过想亲眼见证的,就需要开阴阳眼了。”

  听到展步那自信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阴阳眼这种说法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哪怕是一些无神论者对此也很清楚,他们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些以讹传讹,其实世界上没有阴阳眼这种东西,可是现在展步竟然说能帮人短暂的开阴阳眼,他们自然好奇。

  这时候众人都没有动,不相信鬼神的人大多是想看展步的笑话,亲自拆穿“封建迷信”,而相信鬼神的人大多心中也抱有好奇之心,再说就算有些人胆小,那看到总比看不到要好,想想如果别人都看到某些东西,唯独自己看不到,恐怕到时候心里更发毛。

  而那老太太则害怕了,她见过展步给杨珊珊的手心里种血燕子,知道展步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她可不想开什么阴阳眼,于是这老太太说道:“我老太婆胆子小,你别给我开什么阴阳眼,我不信那一套,你别对我动手动脚。”

  展步这时候则一笑:“这可由不得你,你必须开阴阳眼,让你亲眼看看,你究竟做了什么孽!”

  一边说着,展步把手中的黄符微微一抖,整个黄符在展步的手中燃烧起来,接着展步的手拿着黄符在虚空中画下了一个神秘的符号,而后喊道:“黄天大道来引路,鸣冤升起阴阳雾。”

  在展步的声音落下之后,众人竟然赶紧到周围似乎升起了一层蒙蒙的雾气,很快就把众人的眼睑打湿,这时候虽然那个老太太不想开阴阳眼,可是那雾气无处不在,她防备不住。

  就在某一瞬间,所有人的耳朵里传来了一声声女人凄厉的叫声:“你还我的孩子,你还我的孩子……”

  这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此时在所有人的眼中,老太太的后背上竟然真的伏了一车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边掐着老太太的脖子,一边凄厉的大喊,而且还不断的去咬这个老太太。

  不少乘客吓得面色苍白,摒住了呼吸,而一些从来不信鬼神的人更是震惊的不断掐自己,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时候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面前有一个活生生的女鬼,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冲击力。

  老太太自然也听到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吓得急忙把冰儿放下,而后回过头,正好和那个满脸是血的女人对上了眼睛。

  “啊……”一声惨叫,这老太太竟然当场昏死了过去。

  而那些跟着老太太来的年轻小伙子在看到那个女人之后,则都挣扎着爬起来,跪向这个女人,不断的磕头,其中不少人竟然哭哭啼啼的说道:“我们错了,我们知错了,求求你别杀我们,我们再也不敢拐孩子了!”

  听到这些年轻人的话,所有人都一阵恍然,真相大白,这些年轻人果然都是拐孩子的。

  而那个女鬼看到老太太昏迷在地上,并没有放过那个老太太的打算,而是继续伏在地上掐着老太太的脖子,凄厉的喊道:“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展步这时候摇摇头,手中掐了一个清明决,轻轻的朝着这个女鬼拍了过去。因为所有人都开了阴阳眼,所以在众人的眼中,很明显的看到从展步的手印中飞出了一道翠色的光打在了这个女人的脑袋上。

  而后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个女鬼竟然飞速的发生着变化,原本散乱的头发变得笔直柔顺,这女人也渐渐不再喊叫,而是慢慢抬起头,原本满脸的血污也渐渐褪去,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明净的脸庞有点呆滞。

  这时候展步看着这个女鬼说道:“你清醒一下,我有话要问你,你放心,你有什么冤屈尽可以说来听听,大家会为你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