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惊慌失措的红罗,失神喊了一句。

  嗖!

  突然之间,李高楼好似只是抖了抖衣袖,跟着一把飞刀划破了前方的空气钉在了红罗身边的门框上。

  差一点,这把刀就结果了她的性命。

  红罗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当年自己随手就能够解决掉的一个毛头小子,如今会成长到这种地步。

  “别来惹我,否则的话我会将罗刹门……全部干掉!”

  李高楼则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后转身。

  “我们走。”

  跟崔画说完这句话,李高楼示意她跟着自己离开。

  此刻的崔画,脑子里还是有种极度混乱的感觉,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非常奇怪,甚至于完全想不明白。

  不过她也是庆幸自己带上了李高楼,否则的话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最终,再看看身边这些仿若是行尸走肉的哥哥姐姐,崔画感觉自己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嗓子眼,却就是没法说出来。

  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她跟着李高楼离开。

  红罗一直看着这一幕,恨得牙关紧咬,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那把飞刀,的确是将她给吓到了。

  再差上那么一丁点,她可能已经变成了尸体,一切都在李高楼的一念之间。

  尤其是最后那句话。

  那个小子,居然会知道罗刹门的事情?

  “堂主,我们该怎么做?”

  就在这个时候,崔画的大姐突然往前两步,朝着红罗恭敬的问道。

  “撤退,今晚的行动已经暴露了目标,听从上面的命令,总之崔文山的那份地图……一定要找到!”

  红罗的神情迅速恢复镇定,只不过眼中的杀意越发的浓烈。

  随即,崔家所有的人快速的收拾撤退,夜幕之中从这里离开。

  ……

  至于说另外一边出租车上的李高楼,最终还是告知了崔画她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

  听到之后,崔画完全愣住了,几秒钟之后连连摇头。

  她不敢相信,也没法相信。

  对于她的父亲,崔画从小就非常的崇拜。

  华夏历史文化的学者,真正的知识渊博,阅历颇丰,更是京市大学的老教授。

  虽然说因为红罗这个女人的关系,父女之间产生了一些芥蒂和隔阂。

  但是,在崔画的心中崔文山永远都是她最为崇拜和敬仰的父亲,突然之间听到他的死讯,崔画当然没办法接受。

  “崔老师,现在没有时间去悲伤,崔家的所有人都被罗刹门掌握了,你应该好好想想……他们究竟想要从你父亲的身上得到什么?”

  压低了声音,李高楼看着崔画说道。

  作为一个真正的旁观者,而且手里面还拎着生死簿,所以李高楼要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

  他已经知道,崔家完全被罗刹门掌握的事情。

  并且,再从生死簿上去印证一些东西,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事实真相。

  从头到尾,红罗接近崔文山就是一个阴谋,甚至于很可能是整个罗刹门的阴谋。

  再深入的去想,也许在红罗接近崔文山之前,罗刹门就已经掌握了崔家的大部分人。

  目的是什么?应该就是他们口中所谓的遗物!

  崔文山并不是傻子,否则的话红罗早都已经得逞了,所以他一定是将那样东西藏在某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这样看来,被他直接断绝关系的崔画,也就成了最大的目标。

  正是如此,今晚才会有了这样一场为了崔画而设好的圈套。

  “可是,我真的不记得父亲给过我什么东西……”

  摇着头,崔画显得非常苦恼。

  她的确是想不起来,脑子里面没有任何相关的线索,崔文山当时跟她断绝关系的时候非常无情,同样也没有将任何东西交给过她。

  “崔老师,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想起来才行!”

  这下子,李高楼也无能为力。

  他也想要通过生死簿去找到崔文山留下来的那样东西。

  然而,事实就是他甚至于都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又如何去寻找?

  崔画就这样陷入了回忆漩涡,李高楼一直送着她回了家。

  按照崔画说的,她打算在家里面好好找一找,希望能够有什么发现吧。

  至于说李高楼,则是独自打算返回学校。

  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京市大学的学生,入学的事宜崔画也已经安排好了,所以他现在回学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结果眼看着拐过前面一条街就要到了学校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的巷子里面窜出来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是个秃头,穿着非常的简单朴素,好像是田间的老农一般。

  “年轻人,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有血光之灾啊,要不要让我替你算算。”

  略微带点沙哑的声音响起,这老头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李高楼。

  小李同学先是一愣,毕竟这老头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他没有任何的防备。

  不过跟着,他就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叫做李鬼遇上了李逵,大概就是眼前这幅场面了。

  居然会有人给自己算卦,还真是有意思。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

  实在是没有时间跟一个骗子大晚上的多耽误时间,所以留下这句话之后李高楼就要走,结果却是继续被这老头给拽住了胳膊。

  “着什么急?你真的有血光之灾,不相信?”

  老头一脸的认真,在李高楼看来这个骗子也算是功课做得挺足。

  不过既然这家伙不打算让自己离开,索性李高楼转过身来,打算好好听听这老头准备如何忽悠自己。

  “可以,算吧,多少钱?”

  “不准不要钱,你觉得准了……咱们再说。”

  咧嘴一笑,老头放松了下来。

  随即,李高楼点了点头。

  就这样,老头开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李高楼,真正是从头到脚,看的非常认真,甚至是煞有其事的瞧了瞧他的两只手掌,然后面色比之前更加的凝重。

  “看完了吗?有什么要说的?”

  小李同学觉得挺有意思,自己拎着生死簿都没这么郑重的时候,人家果然是专业的。

  “你这个命理,不太好说啊。”

  咂了咂嘴,老头轻轻摇着头。

  这一下,李高楼实在是没了兴趣继续听下去,街头骗子的东西无非就那么几下。

  说来说去,云里雾里,说了跟没说一样,反正你也不怎么听得懂,最后让你掏钱就行。

  这一次,看着李高楼要走,老头却是没有阻拦,只是声音继续响起。

  “平淡无奇的前半生,二月十七突然生了变化,九等狗屎运,却能化腐朽为神奇,命格隐晦,血光笼罩……凶啊,极凶!”

  这些话,清晰传入了李高楼的耳朵之中,让他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跟着,猛地回头他的那双眼睛之中闪过了一丝精光,足以看得出来李高楼内心到底是多么的惊骇。

  二月十七,这个日子别人或许会觉得普通,但是李高楼自己却永远不会忘记……那就是他得到生死簿的一天!

  再加上开始的九等狗屎运,也就是说这个老头居然真的算出了自己的命理!

  不可思议,甚至于在李高楼的眼中无异于神迹。

  这个人是谁,他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有着什么阴谋?

  当然,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

  是否……他知晓关于生死簿的事情?

  毫无疑问,这才是李高楼最大的秘密,也是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依仗。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这街边小巷,居然被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算命先生点破,这算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

  压低了声音,李高楼看着眼前的老头问道,甚至于双拳都是紧握。

  他很紧张,更觉得不安,仿佛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老头看光了一样。

  

章节目录

超级大主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妙书酷只为原作者浪高三尺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高三尺三并收藏超级大主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