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齐划一的问号,出现在所有人的脑子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

  如此紧张激烈,一触即发的时候,这个小子在做什么?

  就连王也跟二毒都觉得懵逼,自己这兄弟不是软骨头啊,干什么喊马王爷岳父。

  “谁特么是你岳父?”

  瞪大了眼睛,好半天马王爷算是反应过来,当即就怒骂了一句。

  有些尴尬的李高楼,实际上自己也是无比的茫然。

  刚才他就是想着在生死簿上看一看这位马王爷到底是什么来头,结果这么一看……上面就写着他是自己的岳父大人!

  实在是没控制住,所以他才会说出口。

  不过跟着,他就陷入了蒙圈和挣扎之中无法自拔。

  生死簿上肯定不会说错的,也就是说……这个马王爷,真的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岳父。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眼瞅着王也跟马王爷就要动手了,自己本来想着在生死簿上动一动手脚,不行让这位马王爷屁股爆炸也行,最起码不能让他赢了王也。

  结果呢,弄出了这么个事情。

  让王也干掉马王爷?肯定是不行了。

  怎么说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岳父,虽然说还不知道他女儿长什么模样,但是命运的力量,想要反抗不是简单的事情。

  可是让马王爷干掉王也?

  那也不行啊!

  自己跟王也是一伙的,同生共死都不为过,怎么可以看着他吃亏。

  难啊!太特么难了!

  “兄弟,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在看着李高楼,王也低声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之后,李高楼一脸的难办。

  最终,他示意王也不要着急,自己朝着马王爷走了过去。

  “那个,您女儿多大了?”

  咽了一口唾沫,这一刻的李高楼非常忐忑。

  不单单只是因为面对的是传说中的马王爷,更是因为他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岳父。

  “你小子是谁啊?”

  马王爷很不开心,他的一生,从来都是大开大合,有什么直接动手不就完了。

  刚刚他已经准备要将王也废掉了,结果冷不丁冒出来这么毛头小子张口就喊自己岳父大人。

  胡说八道也就算了,现在又嬉皮笑脸的套近乎,真的很烦啊!

  “那个我知道您很难相信,不过事实就是这样,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说着话,李高楼恭恭敬敬的冲马王爷鞠了一躬。

  这一下,四周真的是好像见了鬼一样。

  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纵使马王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此刻也是差点一个趔趄。

  “你特么到底是谁?找死吧小子?”

  跟着,他很生气的喊起来。

  自己倒是无所谓,要是家里面那个彪悍丫头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想要杀人的。

  王也跟二毒对视了一眼,本来紧皱的眉头,这会儿满是不解。

  不应该啊,好端端的李高楼这是抽什么风?

  阿熙跟侯三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李高楼好端端唱的这是什么戏。

  眼看着马王爷要给自己一巴掌,李高楼突然心里面有了主意。

  就这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直接打开了生死簿。

  然后在马王爷的介绍下面,加上了一句话。

  “坚定的相信李高楼是自己女婿!”

  说真话,这样做他是有些忐忑的,虽然说跟自己当初对王也的改动也差不多。

  不过,这样临时做决定,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小子,你干嘛呢?以为这样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冷笑了一声,看到李高楼装模作样的,马王爷再度说道。

  他是什么人物,虽然说家里面的丫头彪悍一些,不过想要当自己女婿的人,沿着黄浦江鬼知道能排多少人。

  结果现在这么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相貌平平,还有点不要脸的臭小子,冲上来就说他是自己的女婿,开什么玩笑!

  阿熙跟侯三也是冷笑着,他们觉得李高楼完全就是感觉死定了,所以才会想到这样的办法跟马王爷套近乎。

  不过他实在是太天真了,如果这样都行的话,岂不是活见鬼了。

  “那个,您……在好好想想,这是命运的力量,我真的是你女婿。”

  挠了挠头,李高楼眼巴巴瞅着马王爷。

  到了这会儿,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要脸了,连人家女儿都没有见过,张口闭口就是女婿。

  然而是真的没办法,生死簿上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安排的,他也很无奈的。

  “李高楼,你以为这样就能跟马王爷扯上关系,做什么白日梦?”

  侯三冷哼了一声,忍不住出声嘲讽。

  王也则是打算重新将李高楼拉到自己后面,这件事情还是他来应付比较合适。

  结果就是在这个时候,好似突然之间马王爷有了片刻的恍惚,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你……跟我来!”

  他的这句话,让李高楼同学眼睛亮了一下。

  很明显,应该是生死簿起作用了。

  其实他这样的改动,的确是没什么太严重的后果和影响,毕竟按照生死簿上的安排,马王爷本来就是他的岳父。

  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也跟二毒都是往前一步,将李高楼挡在了身后。

  面对凶名在外的马王爷,他们实在是没有那么容易放心,尤其是李高楼刚刚已经激怒了他,两个人独处实在是太危险。

  “哼,我要杀了他,谁也拦不住!”

  瞧见两个人的动作,马王爷非常的不屑。

  “放心吧,没事的。”

  摆了摆手,李高楼大概是最踏实的一个了,所以才会示意王也跟二毒都不要紧张。

  就这样,马王爷在前,李高楼在后,两个人离开了包厢去了旁边的屋子。

  其他黑压压的人群,都是一言不发的等待着,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至于说李高楼这边,刚刚进了旁边的屋子,他打算再跟马王爷做一做思想工作的时候,对面这大胡子冷冷的声音响起。

  “把你裤子脱了!”

  卧槽!

  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李高楼满脸都是惊骇。

  这又是要干嘛?难道说自己猜错了,他不是来认女婿的,而是对自己图谋不轨?

  苍天啊,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粗狂的大胡子,居然有着如此的癖好。

  一瞬间,李高楼脑子里面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他非常后悔自己刚刚跟着马王爷进了这屋子,并且已经打算扯着嗓子求救了。

  “当初白鹤道长曾经说过,我女儿后半生命运坎坷,只能靠女婿来化解,他还说我女婿的屁股上,有一块紫色的胎记……”

  这边的马王爷完全不知道李高楼在想些什么,而是口中轻声说道。

  这些事情,他也是刚刚想起来。

  毕竟当初遇到那位白鹤道长,完全是个巧合,更何况女儿才刚刚出生,人家碰巧算了一卦。

  当时马王爷觉得卦象不太好,就刻意的选择忘记,这么多年早都忘的一干二净。

  刚刚如果不是最后恍惚了一下,他也不会想起这件事情。

  当然,这是马王爷的想法。

  李高楼听到这些话,却是更加对生死簿感到难以形容的惊讶。

  居然可以这样影响到真实的世界,这个东西简直是太神奇了。

  甚至于他自己都在想,如果自己没有去做修改的话,不知道马王爷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响起这件事情!

  “快点,脱裤子!如果你不是我女儿命中注定的女婿,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在李高楼还琢磨的时候,马王爷声音再度响起。

  李高楼打了一个激灵,重新将思绪拉了回来。

  没办法,自己改的运势,就算是哭着也要把裤子脱了。

  没辙,他只能背对着马王爷,小心翼翼的解开了皮带。

  

章节目录

超级大主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妙书酷只为原作者浪高三尺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高三尺三并收藏超级大主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