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要我当你结婚的证婚人?”会议桌上,可菲转着原子笔,看着那纸结婚书约。

“我们没有宴客,让公司其他人知道我要结婚,一定又要解释一堆,证人当然非你莫属了。”我掠了眼手表,午休时间剩不到一小时,“快签吧!皓一在楼下等我。”

可菲旋开笔盖,正准备签下,却又收回手、抬起头看着我:“不过,你自己怎么还没签名?”

“我今天早上才拿到这张纸,根本没空签,来公司又一堆事......”我心虚答道。

那张结婚书约上,有皓一的签名、皓一母亲的签名,女方的栏位确实完全空白。

“这哪门子借口?你都有空跟我在这五四三了,哪会没空签名?”可菲盖起笔,“喂,你跟那个2882——”

“结束了。”我立刻打住,“以后不会有联络了。”

“所以你们......还是没有做?”

“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没、有!”我斩钉截铁地说出事先演练过的答案。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从上礼拜走出饭店房间的那个早晨,我就已经决定把那晚发生的事变成一个秘密,永远放在心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可菲挑挑眉。

“干嘛,不相信啊?”我问。

“没有啊,只是替你觉得可惜,毕竟他真的很帅、身材也好,Size嘛,就我的目测应该也......”

“STOP!”我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你到底签不签?皓一还在楼下等我。”

“签!”可菲撇撇嘴,在证人栏签好名,把结婚书约还给我,“我没当过结婚证人,你是第一个。恭喜。”

“你到底是在恭喜我结婚?还是恭喜我有这种荣幸?”

“这么嘛......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可菲风情万种地眨眨眼。

我把纸张收进包包,张开始给可菲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

“矮鹅——周惟惟,你今天怎么这么感性?还是你在登记结婚的前一刻,发现最爱的人是我?我一般对女人没兴趣,但是是你的话我可以考虑!”

“神经!”我笑出来。

“婚姻关系生效之前反悔都来得及哦!”可菲再度高喊。

这时手机响起,我放开可菲,发现是皓一打电话来,他已经到公司楼下了。

“我先下去了,希望户政事务所人不会太多。晚点开会如果回不来,你再替我挡一下。”

“嗯,记得签上自己的名字啊!我可不想到最后成了你老公跟另一个女人结婚的证人。”可菲打趣着。

我只是回以一笑,走出了会议室。

事情当然不会演变成可菲说的那样,我很清楚,这段三年关系尽管过程中偶有风雨,人生路径终究回归原先设定好的结局。至于先前发生的,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走出公司大门,皓一的车已经停在那等着我,

我急匆匆地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开车吧!我三点还要回来开会......”

“等等,最后check in一次。”皓一替我扣紧安全带,说,“户口名簿带了吗?”

“带了。”我从包包里翻出户口名簿。

“身份证?”

“带了。”我翻出皮夹内的身份证。

“结婚书约?”

“有的,热腾腾的!”我拿出结婚书约,亮在皓一面前。

“咦?你怎么还没签名?”皓一问。

“啊!我又忘了,我现在就签......”我慌乱地在包内翻找,却发现里面没有我需要的东西,“糟糕,我没带笔。”

“我这里有。”皓一从西装外套里掏出笔。

“好的!”我接过笔,目送皓一发动汽车,驱车驶向内车道。

天空很晴朗,万里无云,只是前座的挡风玻璃无法尽收全景。车子开上了高架桥,望着车窗掠过的那一根根路灯,我想起了褚克桓开车载我的那个夜晚。就是在那天,我扬弃了内心全部的挣扎,不顾一切吻上他,真实面对自己的欲望。

不行!今天是我和皓一结婚的日子,未来每一年的现在,我们都会一起庆祝这个结婚纪念日,我不该在这时候想那件事。

我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专注。

我把目光摆回眼前的结婚书约上——男方结婚人、男方证人、女方证人都已经签名、填妥资料,唯独女方结婚人的栏位空白,只要签下去、到户政事务所完成登记手续,身份证配偶栏就会添上我身边这个男人的名字,我跟这个人在法律上就会绑在一起,对夫妻这个关系履行责任、承担权利义务。

只要签下去,我就能说服自己,结这个婚是因为我真心想结,而不会在某天早晨清醒过来,咒骂百日冲喜多荒谬地毁了我的人生?

可以的。反正我和皓一原本就计划要结婚,现在只是加快婚姻关系的到来,还顺便简化了婚礼仪式的繁琐,皓一更不用出那该死的差,这婚结得一点也不荒谬。

章节目录

我们不能是朋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妙书酷只为原作者阿亚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亚梅并收藏我们不能是朋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