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241章 到处都是血

这喊叫起初还是一两个人,可还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仿佛炸了锅一般,大堂里的食客们纷纷的往外跑。就连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的老板娘也仿佛腚上着火一般的跑到了龙宝的雅间。一见面,她噗通就给龙宝跪下了,紧紧的搂着龙宝的大腿,鼓鼓的乃子摩擦挤压着龙宝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大师,你快出去看看吧!那帮畜生在锯树,树大仙仙灵了!它们竟然……”老板娘到这里,突然捂住了脸不敢下去了。她的身体哆嗦成一团,脸苍白得厉害,脑门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龙宝一看这老板娘吓得确实不轻,瞳孔仿佛泡了一夜的绿豆一般,隐隐有放大的趋势。赶紧扶起老板娘,龙宝问:“到底咋回事?”
“大师,你去看看吧!”老板娘到最后竟然瘫软在地上。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尿臊的味,龙宝低头一看,发现老板娘竟然吓尿了。
“宝,俺害怕!”徐虎妞也吓得够呛,她紧紧的拽住龙宝的胳膊,一步也不肯离开。
“呼啦…呼啦…呼啦…!”转眼间,外边起风了。这风来得很是怪异邪乎而且陡然,刚才的晴空万里转瞬间就乌云密布。原本还炙烤得人汗流浃背的天气仿佛老天爷陡然打了一个冷喷嚏一般,忽然变得冷飕飕的。这风越来越大,到最后,竟然飞沙走石一般,柏油路上的石子被这风给刮得打着旋儿的飞到了半空,随后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的作响。
龙宝拉着徐虎妞刚走出没一步,就赶紧缩了回去。“呸呸!”吐掉刮在嘴里的土沙,龙宝擦了擦嘴,喃喃自语道,“狗日的,这是惹天怒了!”
透过满天飞舞的黄土,龙宝看到那饭馆旁边的那两棵树,已经被拦腰锯断。更让龙宝感到头皮发麻的是那两棵树的断口处正汩汩的喷着血。血咕嘟咕嘟的往外喷冒,仿佛是过去被砍了脑壳的囚犯一般,只剩下一个矮矮的脖腔。
“呀,大事不好了!”龙宝顾不上漫天飞舞的黄土,连滚带爬的来到这两棵树的旁边,看看这个,又瞅了瞅这个。他猛的一捶地,愤愤的骂道:“狗日的,是谁把这两棵树给锯了?”
“是乡政府里的那个曹司机带人拿电锯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娘也爬到了龙宝的身边,当她看到这两个断头树的怪异之处,吓得一翻眼睛,好悬没晕倒。
“操他娘的逼,大事不好啊,大事不好啊!”龙宝瘫坐在地上,嘴里神神叨叨的念道:“狐黄白灰柳,断头血染丘;一叫天人怨,二哭血溅首!”龙宝的话还没念完,就先听到一长一短,一粗一细的两声叫。“嘶嘶!叽叽!”这叫声在这刺耳的风中竟然颇为的清晰刺耳,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
“坏了,坏了!”龙宝已经不出话来了,仿佛傻了一般。
“哈哈,哈哈,啥鸟大师?这不过是正常的天气现象罢了,装神弄鬼!要不是邢乡长交代了,老子今天非把这狗东西给弄到乡派出所去。蛊惑人心,造谣生事!”不知道啥时候,那几个拿着电锯锯树的几个人拎着电锯走了过来。虽然他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但却装作一副强横的模样。特别是那个为首的瘦子。龙宝太熟悉了,正是邢万里的曹姓司机。
这个曹姓司机来到龙宝的面前。用脚踢了龙宝一脚:“你狗日的不在招待所呆着,跑这里干鸡吧啥咧?赶紧给我滚回去!”
这个瘦子完,就挥手带着手下的几个人拎着电锯就奔着两个树桩了。“给老子锯,把这树桩也给老子锯了,一寸不留!”瘦子下命令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有些哆嗦了。
“这太怪了,是不是咱们真的触犯了神灵了?”手下的几个人哆里哆嗦的不敢动手。
“怕个鸡吧毛咧?咱们都是党员,还信这牛鬼蛇神?”瘦子夺过电锯,卯足力气照着其中一个树桩狠狠的劈来。“咣当”一声,紧接着,龙宝清晰的看到这个曹姓的司机突然身体一抖,紧接着,龙宝就看到曹姓司机的脑袋化作一条血线飞了出去。
“一叫天人怨,二哭血溅首!哈哈,哈哈,应验了,应验了!”龙宝这一刻如怪物附体一般,大哭大笑,大喊大叫,忽然不敢自己眼角已经流出了两道长长的血痕.
“噗,噗,噗…”那些参与锯树的人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飞了出去。转眼间,两个树桩的周围到处都是血。“嘶嘶,叽叽!”一长一短,粗如汉子喘,细如娘们叫…….
:http://i./
\
“” “”“” “”
“”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