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226章 乡牌坊下的趣事

当龙宝蹬着自行车蹬得腿抽筋了三次,再也没有一丝力气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通往乡政府的那条柏油马路。这条柏油马路是十年前修的,到现在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破烂不堪了。但饶是这样,当龙宝骑着自行车上了柏油路后,立刻仿佛七月天吃了冰块一样的舒服。原本蹬上几圈才往前窜一窜的自行车一上泊油路仿佛男人吃了美国蓝色药丸一般,脚刚往下一踩脚蹬,就嗷嗷叫的往前冲。
“狗日的,等明天老子当了龙王庄的村长,老子也得在龙王庄的村里修一条泊油路,要比这还要宽上一倍!”龙王庄豪气冲天的嗷嗷着。
田秀花坐在后边听了噗嗤一笑:“狗日的,看把你给能的!你富贵叔当了快二十年的村长了,龙王庄不还是那个样子!心大话,把牛皮吹上了天!”
龙宝扭着脑袋瞅了瞅田秀花,嘴一撇:“婶子,你还别瞧不起俺,你男人能和俺比,俺年纪轻轻的就能把你给日上天,他这一辈子估计一次也没把你日舒服过!”
“狗日的,一码归一码,你呀!就上边张了一张好嘴,下边张了一根好棍!”田秀花到这里,伸手照着龙宝的裤档抓了一把。
龙宝没有防备,这紧要的地方一受到田秀花这臊货的袭击,顿时把持不住起来。车把歪歪扭扭的乱晃,好悬没一脑(搜索“h”看最新章节)袋扎进路旁的深沟里。龙宝果断的捏了车闸,从车上跳了下来,擦着脑门子上的汗珠子抱怨:“婶子,你能不能不这样臊?这大马路上,让人家看见影响可不好!”
“狗日的,这个时候你嫌影响不好了,你把婶子骑在你的木屋里,打夯一般的往婶子的婶子里捅的时候你咋不抱怨?”田秀花听了,立刻眼珠子瞪圆了。
“婶子,你别生气,俺这是和你闹着玩咧!”龙宝生怕被来往的行人看热闹,连忙服了软。
“咯咯,狗日的,婶子也是和你闹着玩咧!宝,你放心,等婶子取了环,就搬到你的果园里住,天天挨你日,啥时候把婶子的肚皮给日起来,你子就立了大功了!”田秀花抖着两坨子大乃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龙宝听了吓得心里一哆嗦。看这样子,不把这个狗日的娘们给肚皮搞大,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啊。龙宝顿时脑仁疼得厉害。再也没心思和田秀花斗嘴了,跨上自行车就朝乡里骑去。
“宝啊,只要你能让婶子的肚皮有动静,俺就让你富贵叔给你往上升官,不准等你富贵叔退休了,你子还真能弄个村长当当!”田秀花见龙宝兴致有些不高,气氛有些沉闷。于是她就开起了空头支票。
龙宝机灵得和猴子一般,哪里不知道田秀花这是给自己画饼呢。于是他少气无力的应答着。当看到乡里的那个巨大的牌坊的时候,龙宝的兴致上来了,他嗷嗷叫着:“婶子,你看,到了——大禹乡!”
“乖乖,如今的大禹乡发展可是不啊,宝,你看这牌坊上边的大画,看得婶子的心腾腾的条,羞死人了!”田秀花用手一指,然后脸红得捂住了眼。
龙宝停住自行车用脚点地,仰着脑袋看了下,只见上边挂着一幅巨大的广告牌,牌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广告画。画面上有一个搔首弄姿的女人,戴着个布条一样的乃罩,而且还隐隐的透明,上边的凸点几乎都清晰可见。再看下边穿着一个裤/衩,这玩意倒是稀罕得很,几乎是用绳子编制而成,那黑乎乎的杂草几乎都能看个正着。
“这一年多没来乡里,乡里咋变化这么大?”龙宝往地上吐了口浓痰,又扭着脖子看了看捂着眼睛的田秀花噗嗤一下笑了,“婶子,你装啥咧?就你在床上扭腰晃腚的劲,可比这个画上的娘们臊多了!”
“再婶子撕你的嘴!”田秀花作势就想撕龙宝的嘴。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龙宝突然一拍脑袋:“婶子,你看这个企业的名字好熟悉啊,高大壮?”
“高大壮?高大壮?狗日的,这不是乡长邢万里的舅子吗?”田秀花到底比龙宝见多识广,略微的一想就明白是咋回事了。
“妈了个逼的,朝里有人好办事啊!”龙宝又往地上吐了口,冲着田秀花喊了一声,“婶子,坐稳了,俺这就带你去乡卫生院!”
:http://i./
\
“” “” “”
“”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