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209章 当家的,你急个球咧

当着龙宝的面,王富贵不敢大声的张扬。他先示意龙宝在卖铺柜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则顶着雨往灶房里跑去。越下得越来越大了,仿佛珍珠倒卷一般,又仿佛天河开了口一般,整个天空雾蒙蒙的,彼此距离一米远都看不清长得啥模样。
龙宝探着脑袋往灶房的方向张望,可惜除了接天连地的雨线外什么都看不到。唯独听到王富贵呵斥田秀花的声音:“狗日的,咋呼啥咧,有外人在,让人听了,俺这个村长的面子何在?”
“狗日的,初中都没毕业,还拽啥鸡吧词,弄得跟唱戏一样!”龙宝撇了撇嘴,心里暗笑,“这狗日的娘们在自己那里没弄成,倒是劳烦起她男人来了!看这样子,王富贵对田秀花没一点兴趣了,也难怪,都老夫老妻的,都骑了半辈子了也没多大劲了,还不如去娜娜美发屋弄几个外地的娘们带劲!”正当龙宝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见田秀花笑着进了屋。一进屋,立刻冲着龙宝抛了个媚眼,随即两手掬着沉甸甸的乃子忽闪了两下。龙宝看得心里火气:“这狗日的,咋天天这么大的臊劲咧!”
正在这个时候,王富贵手里端着一盘炒花生米跑来了。他跑进屋里,冲着外边的天不住的咒骂:“狗日的,这是啥鬼天气,从灶房到这里,就几步的路竟然能淋成这样!”
田秀花瞪了王富贵一眼,然后又笑着对龙宝:“宝啊,外边下得越来越大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在嫂子这里随便吃点!”既然话都到这份上了,龙宝正好也饿了,于是他就不再推辞了。
“先喝点酒暖暖身子!”田秀花冲着王富贵一示意,王富贵会意赶紧从货柜上拿了一瓶没有包装盒子的酒。王富贵掂了又掂,到最后一咬牙打开了。
“宝,你今天有口福了,你富贵叔一向是抠腚眼唆手指的人今天把他多年珍藏的好酒都拿出来了!”田秀花笑嘻嘻的道。
“狗日的,这瓶剑南春俺撕了包装盒就是为了能给自己留一瓶好酒,你要知道,这酒贵得啊,喝一口就顶得上一只猪崽了!”王富贵心疼得给龙宝倒了一酒杯。这酒刚入杯子,香醇的酒香就扑鼻而来。端起酒杯一看,琥珀色的粘稠。“好酒,不亏是好酒!”龙宝连连赞赏。虽然他不懂酒,可这样的好酒哪怕是二蛋子都能分辨出来。
“哧溜!”一口闷了下去,随手捏了两颗花生米扔到嘴里,吧嗒吧嗒滋味,龙宝把酒杯往王富贵面前一伸:“再弄一杯尝尝!”
“狗日的,这好酒和好茶一样,得一口一口的品,你这样喝,能喝出啥味道来?”王富贵把眼珠子一瞪,先是口吸溜了一口,脸上带着神仙一般美滋滋的模样,又给龙宝倒了一杯。
“来,宝,吃菜!”田秀花殷勤的拿出两个猪蹄,撕也没有撕就递给了龙宝。龙宝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倒酒啊,富贵,快点给宝倒酒!”田秀花伸出脚在王富贵的腿上踢了一脚。王富贵一咬牙,心里暗自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能给自己老王家传宗接代,老子认了!”可随即王富贵又心里很赌气:“喝了老子的好酒,还得骑老子的女人,到最后老子还得养他的种,这真鸡吧窝心!”
窝心归窝心,可王富贵却没有一点办法。计划生育政策越来越紧了,趁着现在自己还能弄到生育指标,赶紧时间再生一个。要不然老王家真绝后了。王富贵想到自己的傻儿子那软啦吧唧半残废的家伙就一阵的窝心。
“来,喝,宝,等一会叔还有事求你咧!”想明白的王富贵忽然变大方起来,他冲着田秀花嗷嗷道,“没眼力价的娘们,换大碗,这酒盅喝得不带劲!”
一向厉害的田秀花今日反常的对王富贵百依百顺。就连龙宝看了都啧啧称奇。推杯换盏,不大会的功夫,这一瓶好酒就快见了底。两人的酒量都不咋滴,所以喝得是眼花耳热心跳。
“宝,你看你婶长得咋样?”王富贵拉着田秀花问龙宝。
“美,俊俏,好看!”龙宝傻傻的笑着,他此刻脑子已经有些不停使唤了,仿佛塞满了浆糊一般。
“那叔求你和你婶子睡一觉,你乐意不?”借着酒劲,王富贵口齿不清的了出来。
“睡觉?那不行?这不是给你戴绿帽子了?不行,不行!”龙宝连连摆手。
“必须睡,叔不怕戴绿帽子,必须睡,今天晚上就睡!”王富贵抓着田秀花的胳膊就往龙宝的怀里拽。田秀花没注意就被推到了龙宝的怀里,一腚坐下,正好被龙宝那已经兴奋起来的兄弟给顶着。田秀花爽得一哆嗦,好悬没叫出来。她冲着王富贵一瞪眼:“当家的,你急个球咧?俺还没取环咧!”
:http://i./
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