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123章 做梦骑“马”乱日腾

第 123 章 做骑“马”乱日腾
当吃晌午饭的时候,龙宝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家中。马菊芳正在灶房里忙活着,一见龙宝回来了,慌忙从灶房里跑出来。顾不得擦手,拽着龙宝的衣服就问:“宝,咋样咧?有眉目没有?”
“等回信!”龙宝跑了一上午口干舌燥的,抓起案板上的一跟黄/瓜就大口大嚼起来。
“咋这么慢咧?”马菊芳嘟囔一声,又回到灶房里去做饭了。龙老蔫这个时候提着裤从茅房出来,一见龙宝就挤眉弄眼的喊龙宝过来。然后拉着龙宝上上下下的检查了好半晌。
“干爹,你干啥咧?”龙宝被龙老蔫奇怪的举动给弄得心里发毛。
“嘿嘿,没事,俺就是看看你被那个狐狸精给吃了没?”龙老蔫坏笑着,“宝,你狗日的是不是也和干爹一样,隔着墙头和那个狐狸精话咧?”
龙宝撇了撇嘴:“她把俺给请到院子里,了好一阵子话咧!可比你强多了!”
“狗日的,你就吹牛逼吧!看把你子给得意的!”龙老蔫瞪了龙宝一眼。
吃完晌午饭,龙宝往怀里揣了两个馒头,又用塑料袋装了点咸菜出门了。临出门的时候,他告诉龙老蔫和马菊芳自己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回到了果园子里,龙宝没心思给果树打药,他把喷药壶扔在一边,托着下巴颏想艾香:“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俏迷人的娘们,要是脱光衣服搂着睡一觉,真是死了也值得了!”龙宝胡思乱想着,越发觉得给果树打药没劲。站起身掰着果树的叶子细细的察看了下,上边爬满了虫。看这样子,再不打药这果树不死也得大减产。
“算了,明天再打药吧,也不差这一天!”龙宝自言自语的为自己不打药找着理由,随即他就钻到木屋里去睡觉。龙宝从来就是躺下就能睡着的人,可今天却出了邪了,怎么翻也睡不着,眼前老是艾香的模样的在晃悠:“看来村里的人的都是真的,她还真是个臊狐狸精,把老子的魂儿都勾走了!”
龙宝想着艾香的样子,下边的那玩意随即就肿胀得如钢筋一般,滚烫滚烫得。龙宝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于是他脱得赤/条条的从被褥下边抽出那本画册。一边翻看着画册,一边用手捋动着钢筋一般的活儿。捋了一个多时,眼看都快捋秃噜皮了,终于扑簌簌的喷了出来。等完事后,龙宝这才感觉到好受多了。起来舀着缸里的水冲了个凉水澡,擦巴擦巴就睡觉了。
龙宝不停的在做,里唯一的女主角就是艾香,男主角当然就是他自己。两人一会滚压在艾香家院子的花树下;一会纠缠在齐腰深的庄稼棵里;一会艾香扶着大树撅着腚嗷嗷叫着,自己则啊啊叫着啪啪的撞击着;一会又变成艾香骑在他的身上,疯狂的扭动着细的腰,那两个大乃子晃动得都带着风,白/花花的荡起一道又一道的弧线。里,龙宝不知道喷了多少次,他想醒来,可眼皮子却如大石头压着一般,死活就是睁不开眼睛。龙宝仿佛被可怕的巫师给下了魔咒一般,又仿佛被狐狸精缠身一般,他的身子在忽上忽下的翻滚着,腰大幅度的扭摆着,前后左右的剧烈的晃动攻击者,下边的被褥就仿佛是艾香那美妙的/洞一般,被龙宝的驴玩意给摩得嚓嚓的响。
“中邪了,中邪了!”龙宝呐呐自语的着话,他的脸痛苦的扭曲着。一会又之哇之哇的嘬嘴亲着枕头。正在这个时候,龙老蔫突然推门进来了。他大着嗓门喊道:“宝,宝,狗日的这才几点啊,就睡觉了!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点个灯!”着话的功夫,龙老蔫捏亮了手电筒,点着桌上放的煤油灯。煤油灯不太亮,龙老蔫拿起桌上放着的针把灯芯给挑了挑。
“啪啦!啪啦!”灯芯一阵爆响,随即火苗突突的跳起一寸来高,整个屋里也亮堂了许多。“咦?这是咋回事?”龙老蔫突然看到自己的干儿子在床上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扭动着,看这架势和骑女人差不多咧?凑过头来仔细的瞅了瞅龙宝,只见龙宝闭着眼睛,嘴里打着鼾声。
“狗日的,这瓜娃子八成是做骑媳妇咧!”龙老蔫咧嘴一笑,“看来得抓紧时间给他找媳妇了,这样下去伤身子咧!”正在这个时候,龙老蔫突然闻到了一股尿/臊的味道,捏亮手电筒往被褥上一照,只见被褥下全都是一片一片白乎乎的东西。
“狗日的,这得多大的劲啊?弄出来这么多!再这样乱日腾下去,身子骨可受不了,不脱阳也得脱水!”龙老蔫看到龙宝这样,心疼得厉害,他照着龙宝的光/腚就是一巴掌,“狗日的,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