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101章 如花的马小妮来了

第 101 章 如花的马妮来了
李麻子现在仿佛死了爹娘一样,脸拉得老长。见龙宝问自己,他本不想搭理龙宝,可碍于龙宝眼下是村干事,是个能在支书和村长跟前得上话的人。要是得罪这狗日的,弄不好遇到点事,他会给自己穿鞋。出于这种考虑,李麻子强打起精神:“本来俺还指望着认识的那个外科主治医生帮帮忙咧,哪知道人家去省城学习了,忙没帮上!”
“哦!”龙宝顿时明白是咋回事了,“李麻子想靠这件事讨好村长王富贵,好让王富贵给自己弄个生二胎的指标。”看这架势,李麻子是没戏了。
“李大夫,二蛋子的那玩意接上去了吗?”龙宝最关心的是这事,按照他的思维理解,这玩意断了,咋能接上去咧?
“接上去了,不过,王富贵这狗日的彻底断子绝孙了?”李麻子想想自己从县医院回家的时候,村长王富贵那爱理不理的眼神,就恨得牙根痒痒。
“哦,家伙不管用了?”龙宝一听,眼睛睁得溜圆,恨不得耳朵竖起来听。
“不是不管用了,是二蛋子的那玩意牙根就不管用,主治的大夫二蛋子的家伙是发育畸形,根本弄不成女人咧!”李麻子完,突然直起了腰杆子,他心里暗自得意,“还不如老子呢,老子好歹也能弄进去捣一会,好歹也能弄大老婆的肚皮,尽管生出来的是个傻儿子,可那也是带把的啊!”
“啊!畸形?”龙宝听了没憋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狗日的别吵吵,让别人听见了再扫到王富贵的耳朵眼里,他非弄死俺不可,俺答应要替他保密咧!”李麻子见龙宝声音大得仿佛过年放的二踢脚一样,吓得赶紧去捂龙宝的嘴。
龙宝闪身躲开,一边笑着一边:“你放心好了,俺绝对不传出去!”
“哎,白瞎荷花这么俊俏的娘们了,一辈子都开不了苞,可惜了,可惜了!”李麻子摇着脑袋,满脸的可惜。
“这可不好,不定人家荷花的身子早就破了呢?”龙宝想想第一次弄荷花那床/单上流出来的血,心里暗自得意,“荷花的身子是给俺破了,狗日的馋死你!”
“破了?就是破了,也是他狗日的用手捣破了!”李麻子冷哼一声,随即就匆匆的往家里走去。他憋了一肚子火,身子乏得很。得赶紧回家骑在姜娥的身上泻泻火。
“畸形?畸形!哈哈!”龙宝笑得捂着肚子走了。“咦?眼皮子不跳了?”龙宝没走出几步,就发现眼皮子回归正常了。他这才放心了,刚才眼皮子跳就是指李麻子那一关咧,眼下躲了过去,自然是没事了!龙宝的心突然高兴起来,他哼着自己改变荤调朝着果园子走去。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再加上没睡好,所以脑门子有点疼,龙宝决定回去补个觉。
到了果园子,龙宝倒头就睡。正当他睡得香甜时候,他被龙老蔫给拎着耳朵叫醒了。龙宝满脸的不爽,他正到把一个看不清面孔的娘们给摁倒在地上,那乃子和篮球一样大,那大/腚比月亮还要圆,比磨盘还要打三圈。他正准备往里弄呢,就被他干爹给拎着耳朵给弄了起来。龙宝真的生气了。
“干爹,你这是干啥咧?”龙宝气呼呼的一掀被子,露出了精壮的身子。
“干啥咧?果树该打药了!再不打药,都被虫给败坏完了!”龙老蔫见龙宝这样,心里的火也上来了。
“啊!给果树打药?”龙宝吓得一缩脖子。这打药可不是啥好活,上年因为给果树打药,他的两个膀子疼了足足半个月,“干爹,俺现在好歹也是村里的干部啊,哪里还能干农活咧?要不你打吧!”
“你个狗日的,支书马建国和村长王富贵他们还没事就去地里干活咧!你绿豆大点的官,八仙桌上摆夜壶,你给老子装啥酒壶?”龙老蔫把眼珠子一瞪,脱鞋就要揍龙宝。龙宝吓得赶紧答应了。
“今天你把这果园里的药给打了,明天还得给玉米地里上肥料呢!”龙老蔫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就出门了。
龙宝嘟嘟囔囔的爬起来,拿起放在木屋里的喷药壶,又把杀虫剂用一个水桶提着就出了门。距离果园子不远的山坳里有一眼山泉,一年四季泉水不断。龙宝去那里是为了灌水配药。
当他来到这眼泉旁边,先把水桶扔在地上。从兜里掏出烟卷塞到了嘴里,啪嗒点着美美的抽了一口:“哎,自己本来是个当皇帝的命,为啥偏偏要遭这份洋罪,啥时候能摆脱出力的命啊!”
正当龙宝长吁短叹的时候,猛然听见背后有个清脆的声音喊他:“龙宝,你咋跑到这里了?俺在果园里找你一圈没找到你!”
“呀!妮咋是你咧?”龙宝一回头,只见穿着粉色连衣裙的马妮俏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仿佛一朵刚开的花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