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99章 泉眼里钻来钻去

第 99 章 泉眼里钻来钻去
还别,龙宝真被这狗日的傻缺货将了一军。龙宝支支吾吾的不敢,因为他怕李富这狗日的嘴不严,要是传出去,那可就有些麻烦了。姜娥见自己的傻儿子竟然出这样的话,长叹一声低下了头。她一边切着葱姜蒜,一边暗自嘟囔:“俺的傻儿子啊,你宝叔不但量过娘的深浅,还量了不止一次咧!”
“这没有,这女人的深浅可不能随便量咧!”龙宝讪讪的答道。
“别你不知道俺娘的深浅,就连俺爹都不知道俺娘有多深多浅!”李富这傻货打开话匣子没个完。姜娥在一旁听了,羞得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重重的把菜刀往案板上一剁:“富,你再胡八道,看娘不用针缝上你的嘴!”
“娘,俺得是实话啊,你忘了,前几天俺半夜起来放水,俺爹还骑在你身上你就是个无底洞咧!”李富一边着,一边往后退。这狗日的刚才被他娘揍了一顿,眼下有了防备,准备一看事不对就尥蹶子。
当着龙宝的面,这个傻货竟然出这样的话。姜娥当真的羞闹了,她把围裙一解,刚准备去揍李富。就见李富兔子一般的跑到了院子里。
“算了,嫂子,和孩子生啥气?”龙宝完,就站起身来笑着对姜娥,“嫂子,李麻子量不出你的深浅来,今天晚上俺给你量!”龙宝完,趁着李富窜到院子里看不清灶房里啥情况,他大着胆子把手伸进姜娥的衣服里。逮住那两团大乃子,用力的揉了起来。
“宝啊,你别这样,嫂子一会被你揉得掂不动菜刀了!”姜娥嘴上虽然着,但却没有反抗,因为她感觉龙宝的手带着魔,摸一下想两下,摸两下想一辈子咧。
“坏了,炒菜锅起火了!”猛然间,姜娥看到放着油的炒菜锅冒出滚滚的黑烟,随即冒出一片的火。
“火候正好,看俺给你露一手!”龙宝从姜娥的衣服里抽出手,不慌不忙的做起红烧蛇段来。很快就出锅了。姜娥提鼻子一闻,还真香:“宝,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这是张飞吃豆芽——菜一碟,看俺再给你露两手!”龙宝又炒了个花生米,随即又炒了个蒜苗鸡蛋。花生米炒得焦香,鸡蛋炒得黄澄澄的,看着就有胃口。
“娘,今天是不是过年啊,咋这么多好吃的!”当饭菜一摆上桌,李富就猴急的窜了过来,看着这么多好吃的,馋得他的哈喇子直往下淌。
龙宝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有点可惜的撇了撇嘴:“嫂子,有酒没?”
“年纪,喝啥酒咧!身子骨还嫩着咧,别伤了身体!”姜娥心疼的瞟了龙宝一眼。
“不碍事咧,就是想喝点酒!”龙宝吧嗒吧嗒嘴。
拗不过龙宝,姜娥没办法,只得让李富去把李麻子放在屋里的白酒给拿了出来。龙宝接过酒看了看,这酒还不错,好几十块呢。随即他去灶房里拿了三个酒碗。然后都给倒上酒:“你们都陪俺喝点,一人喝酒是闷酒,三人喝酒才痛快!”龙宝一仰脖子,就喝了一大口。随即,他呲了下嘴,赶紧夹了一个蛇段塞进了嘴里:“真香啊!”
“富别喝了,他太,嫂子陪你吧!”姜娥没喝过酒,她不忍扫宝的兴,于是也就闭着气喝了一口。
“让他喝吧,喝了睡觉才能睡得香!”龙宝偷偷的在桌子下边踩了下姜娥的脚。
姜娥听了龙宝的话,先是瞪了他一眼,随即就点着头:“富,你也张大了,就陪你宝叔多喝点!”
李富这傻货的还以为酒和糖水一样,一口就下去大半碗。随即他眼珠子一翻,就趴在了桌子上嘟囔着:“这酒比尿还难喝,呸,呸,呸!”嘟囔了几句,李富就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姜娥没办法,只得伙同龙宝把李富给抬到了他的房间睡觉。两人则继续坐下吃饭。一开始姜娥不敢吃这蛇段,后来架不住龙宝劝。吃了一段后,觉得真的是美味。于是也就放开了大吃起来。
“嫂子,来咱俩喝个交杯酒!”龙宝突然勾住了姜娥的手腕子,眼里多出了一些东西来,“嫂子啊,你要是没过门,俺肯定娶你当老婆!”
姜娥听得心里热乎乎的,眼里有晶莹的东西涌现:“瓜娃子,净傻话!人家虽然没嫁给你当老婆,可和老婆有啥区别咧?嫂子啥都给你看了,啥都给你摸了,啥都给你弄了!你还不知足?”姜娥伸出她的手腕子勾住了龙宝的手,然后一仰脖子,就喝干了碗中的酒。
龙宝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酒,姜娥更是如此。到最后结束的时候,龙宝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而姜娥则走路都走不稳当了。
“嫂子,俺走不动了!”龙宝扶着桌子站起来又随即坐了下来,拨浪着脑瓜,头疼得一跳一跳的。
“走不动了,就在嫂子这里睡,嫂子的床大着咧!”姜娥完,踉踉跄跄的就扑到了床上。
“嘿嘿,这样子最好,俺能抱着嫂子一起睡咧!”龙宝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随即压在姜娥的身上。
“呀,俺的裤/衩咋不见了?”姜娥醉意朦胧的摸了下,感觉下边光/溜溜的。
“呀,妈呀,救命啊,有蛇往俺身里钻咧!”姜娥突然觉得有一条大蛇钻到了她的身体里,一动一动的发出噗嗤噗嗤得声音。每一次动,都引得她那一眼泉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着水。
“嫂子啊,不光蛇会钻洞,俺也会钻咧!”龙宝一翻身压在姜娥的背上,扭动着腰在姜娥的泉眼里钻来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