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98章 量过俺娘的深浅没

第 98 章 量过俺娘的深浅没
龙宝天生对这些东西擅长,他让李富先找了二根大铁钉,又找了一个木板和一把铁锤。拎着一头蛇,用一跟铁钉咣当咣当的把这头蛇给钉在了木板上,随即用另一个铁定轻轻的在蛇身上划开一个口,两手熟练的拽着口出露出来的蛇皮,用力的往下一撕,就见把一张完整的蛇皮给剥了下来。随即用铁钉划破蛇的肚子,从里边掏出来蛇的五脏六腑。另外一头蛇也如法炮制。不大一会功夫,就全部收拾好了。
姜娥和李富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宝,这东西真有那么大补吗?”姜娥捂着腰皱着眉,“最进老觉得腰酸!”
“放心吧,嫂子,等你吃了就知道了!”龙宝把蛇用刀剁成一截一截的,随即又在清水里洗干净。
“宝叔,你吃了这玩意,这玩意能不能变得和你的一般大?”李富也是满眼的期待。
“狗日的,这东西哪有那么神?你当是前年不遇的老鳖呢?”龙宝轻轻的扇了下李富的后脑勺,有些得意的,“俺这东西可是天生的!”
李富趁着龙宝没注意,嗖得一下抓了下龙宝的裤/裆,随即他捂着嘴满脸的不相信,“宝叔,都你这东西是驴玩意,俺咋觉得比驴玩意的大多了!”
“你个狗日的!”龙宝觉得裤/裆被李富这狗日的抓得生疼,一瞪眼,刚想发火。可看到姜娥后,他又随即嬉皮笑脸起来,“富啊,俺这东西不光大而且还有劲着咧,能吊十斤东西咧!”
李富听得满脸的羡慕,随即他吧嗒吧嗒嘴道:“宝叔,你这东西再大也没啥用处,不都一样放水尿/尿吗?”
龙宝一听乐了,姜娥在一旁听得脸红脖子粗的。“嫂子啊,这富一天一天也大了,你该对他进行点普及教育了,别学二蛋子一样,整日就知道瞎鸡吧骑女人!”
姜娥一听脸更红了,她娇啐了一口:“富啊,别听你宝叔瞎,他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富听了,学知识的劲头立刻冒了出来:“宝叔,你给俺,这东西除了放水还有啥用处?”
“啥用处?这东西专门量女人的深浅咧!”龙宝完故意的朝着姜娥挺了几下,摇了几摇。吓得姜娥赶紧低头钻进灶房生火去了。
龙宝尾随着进来,他准备今天露一手,来一个红烧蛇段。李富不死心的跟了过来,他瞪着眼珠子,挠着头问:“宝叔,这东西咋量女人的深浅咧?这女人还有深有浅咧?”
“那可不是,这女人啊一个个都不一样,有深有浅,不但能量深浅还能量宽窄咧!”龙宝当着这一对母子,话没有丝毫的顾忌。一个傻儿子能知道个球咧?至于姜娥,看她的脖子都红了的样子,就知道她此刻恐怕下边已经发了大水了。
李富被龙宝这么一,顿时开了眼界。这狗日的有许多问题想不明白。他不知道如何用这东西去量女人的深浅,更不知道这个东西如何去量女人的宽窄。他想了半天,把脑瓜子都想破了,头发都揪起来几缕,但他始终想不明白。
“宝叔啊,这个问题太难了,比8加2等于几还难咧!俺爹俺娘咋没给俺过?”李富苦恼得坐在灶房的门槛上,十分的懊恼。
“你个瓜娃子,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龙宝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他扭头对姜娥,“嫂子,富今年多大了?”
“过了年就十五了!”姜娥撩了撩额前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嫂子啊,你该给富个媳妇了!等他娶了媳妇,你再教他如何量女人的深浅了!”龙宝完抱着肚子笑得蹲了下来。
“你狗日的,别当着孩子的面这不着四六的话,再嫂子真撕你的嘴咧!”姜娥见龙宝憋着坏的教她的傻儿子,不由得有些恼了。
“不对啊,宝叔!”李富一瞪眼珠子。
“哪里不对了?”龙宝一愣。
“你也没娶媳妇,你咋知道这玩意能量女人的深浅咧?”李富突然一拍脑瓜子,有些得意的看着龙宝。
“狗日的,老子当然量过女人的深浅了!不但量过深浅,还量过宽窄咧!”龙宝一听,头昂起来,仿佛一个打胜仗骄傲归来的将军一般。
“宝叔,净吹牛,你量过俺娘的深浅没?”李富看了看正在灶台忙活的姜娥,脖子梗梗得仿佛一只不服输的公鸡……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