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75章 你要是俺的男人该多好

二蛋子仿佛被狗撵一般,窜得那叫一个快,前脚刚进院,后脚就窜进了屋里。荷花再想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得匆匆的戴上罩子穿上/裤/衩,随即拉过来一个毛巾被盖在身上。龙宝慌里慌张的提上裤子,还没扣腰带的时候,就见二蛋子咣当推开了门。
二蛋子边跑边:“狗日的,天要下雨咧!”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外边接二连三的响起了沉闷的雷,随即就开始稀稀疏疏的滴落下豆大的雨点。
“宝哥,你来俺屋里干啥?”二蛋子可不是实傻,他抽了下鼻子,疑惑的问,“啥味道,咋有一股尿臊味?”
荷花听了一哆嗦:“这个傻蛋会要是看出来什么,那可就不好咧!”
龙宝也吓了一跳,随即他笑骂道:“狗日的,你胡球啥咧!哟,这天下雨了,俺先回去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龙宝着话,咔嚓扣上腰带,然后脚底抹油,一溜跑的出了屋门。
二蛋子挠着脑袋,看着匆匆离去的龙宝,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想不起来。眼看着龙宝抱着脑袋快要出了他家的大门。二蛋子终于想起了什么,他一跺脚就扯着嗓子嚎了起来:“宝哥,你给俺站住!”
二蛋子这一声嚎,比后山沟里的野狼嚎得还要响亮,把那轰隆隆的雷声也遮盖住了。“啥事啊?二蛋子!”龙宝手心里全是汗,“这狗日的傻缺货难道发现老子骑他媳妇了?”
“你还没把俺的水缸挑满水咧,你就想走?”二蛋子窜到院子里,指着依然空空的水缸嗷嗷叫起来。
“妈了个逼的,你没看天都下雨了,等天晴了,再给你挑!”龙宝听了心顿时放肚子里了,但看到二蛋子一副不依不饶,非让他把这水缸的谁给挑满的表情,龙宝顿时脸拉了下来,“老子又不是你家的奴隶,凭啥非让老子挑?”
二蛋子见龙宝发怒了,吓得一缩脖子,悻悻的道:“那中,等天晴了,你给俺家的水缸挑满水,要不俺告诉俺爹,让俺爹把你的村干事给撸了!”
龙宝此刻有一种想宰了这狗日的心,但他终于还是忍耐了下来:“中,等天一晴,俺就来挑水!”
“轰隆,轰隆!”闷雷越来越低了,仿佛就挨着头皮炸开一般,震得天上团团的乌云稀里哗啦的碎裂成片,然后灰溜溜的飘远。老天爷终于发威了,一条条火蛇在灰黑的天空剧烈的游窜,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把整个灰黑的天空给切割得支离破碎。
“哗,哗哗,哗哗哗!”大雨终于来了。还没片刻的功夫,就把龙宝给淋得仿佛落汤鸡一般。龙宝抱着脑袋,连窜带跳的朝着山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心里发狠:“狗日的,等天晴了,老子再过来骑你媳妇荷花!”
二蛋子见下大了,也仿佛被狗撵惊得兔子一般,抱着头窜到了屋里。趁着这会的功夫,荷花已经把衣服都穿好了。见二蛋子进屋,她慌忙下地,哪知道刚被龙宝给破了瓜,下边火辣的疼不,而且两腿仿佛面条一般,软得厉害。脚刚一占地,身子往前一栽,就趴在了地上。
“荷花,你没事吧!”二蛋子吓了一跳,赶紧把荷花给扶了起来。
“你咋咧,看你脸红成啥了?”
&n( ..
.. 无广告无弹窗。)bsp; “刚才身子不舒服,可能是发烧了!”荷花不敢看二蛋子的眼,慌忙的垂下头,手指搅缠着自己垂下来的头发。
二蛋子盯着荷花的脸看了又看,然后摇着脑袋嘟囔:“不对,不对,你这脸红的和娘被爹骑过以后一个颜色!”二蛋子完,伸手就去撩荷花的衣服。
“你干啥啊,二蛋子,这大白天的!”荷花吓得抓住二蛋子的手,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别动,让俺看看!”二蛋子犟脾气上来了,甩开荷花的手,就把她的衣服撩了上去。
“真是一样咧,乃头都凸出来了!”二蛋子用手一刮荷花的乃头,荷花就仿佛打摆子一般,身子晃动着,脸越发得红了,鼻孔里发出低低的叫唤声。
“狗日的,你个臊货,准是想被男人骑了,你给俺实话,你是不是看上龙宝这狗日的了?”二蛋子见荷花这副模样,顿时急眼了,伸出巴掌就给了荷花一个耳光。
“二蛋子,俺没有!”
“没有?你以为俺傻啊!”二蛋子着话的功夫,就把荷花给剥了个精光。随即他一蹁腿就骑在荷花的身上,伸手在荷花的大/腚上重重一拍,嘴里喊道:“驾,驾,驾,骑死你狗日的!”
荷花被二蛋子如此的作践,眼里的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直掉。本来她对刚才和龙宝发生的荒唐事还感到内疚,可眼下却被二蛋子这样的作贱给完全冲淡了。她的脑子里浮现出刚才龙宝弄她的时候的情景,偷偷的伸出手指,轻轻的往自己的那条沟缝里摸去,当扫到那条沟缝的时候,荷花的身子颤抖得更加的厉( ..
.. 。)害:“宝哥啊,你要是俺的男人该多好啊!俺就是天天给你骑俺也心甘情愿!啊,宝哥,妹子等着你再来骑俺咧,妹子想你!”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