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70章 羞死人了,快放开俺

眼下是下午四点多钟,但太阳依然毒辣得狠。龙宝一边呼哧呼哧的压着压水井,一边擦这脑门上的汗。“狗日的,这天咋这么燥咧!”龙宝抬头看了看天,只见一大块乌云悄悄的遮盖住太阳。空气仿佛被抽成真空一般,没有一丝风的流动。
“看样子要下雨咧!”龙宝皱了皱眉头。龙王庄这些日子动不动就下雨( ..
.. 无广告无弹窗。),实在让人烦闷得狠。龙宝压满两桶水,身子微倾的挂上扁担,然后丹田一用力,两桶水就忽闪忽闪的被挑了起来。随即龙宝挺直腰板,很有技巧的荡着两桶水,借着惯性的力量颤悠颤悠的朝着大水缸走去。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李富在大门外缩头缩脑的,一个劲的冲着龙宝孥着嘴。龙宝正心烦意乱的,也就装作没看见,不搭理李富。到最后,李富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壮着胆子迈进了王富贵家的大门。
王富贵作为龙王庄一村之长,平日里门槛自然比寻常村民家的门槛要高上一截。没有重要的事,村民们都不愿意迈进王富贵家的大门,更何况是李富这样的傻孩子呢。李富确实有紧要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这般过来找龙宝了。
二蛋子正在院里玩骑马的游戏,胯下夹着一根粗竹竿,一边乱蹦跶,一边嘴里喊着“驾!驾!驾!”当他看到李富唯唯诺诺的进来了,二蛋子立刻眼珠子瞪了起来。他早就对李富看不顺眼了,凭啥村里的人都把他和李富并列为龙王庄的二傻,自己的脑瓜子可比这个狗日的李富强多了。
“富,你个傻蛋来俺家干啥?”二蛋子扔下竹竿拦住了李富的去路。
李富往屋里看了看,见王富贵并没有出来,不由得壮大了胆子,他白着眼看了看二蛋子,然后毫不示弱的道:“狗日的,你谁傻咧?你才是个傻缺货!”
“好啊,你敢骂俺?”二蛋子比李富高了足足有一脑袋,二话不,照着李富就是一巴掌。李富被二蛋子扇得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他顿时不干了:“抄起一块砖头,就要给二蛋子开瓢!”
“别看这俩货傻,可打起架来下手却黑得狠!”龙宝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没有拉架的意思。
正在这个时候,从屋里匆匆跑出来一个人。龙宝抬头一看,正是他朝思暮想的荷花。荷花好像刚在屋里洗头,头发还没来得及擦,一缕一缕的粘在一起,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着水。她穿着一件紧身的粉体恤,下边是一条白色的七分裤。白/嫩的脚上踩着一双夹着脚趾头的懒人拖。
“狗日的,这个娘们几天不见,变得越发得水灵了!”龙宝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紧绷的体恤被那两个凸出的大球撑得越发得紧绷,仿佛里边塞了两个大甜瓜。
这个时候,李富已经抡起了砖头,眼看着就要朝着二蛋子拍下来了。荷花一见自己的男人要吃亏,赶紧上前抓住了李富的手:“你们干啥咧?瓜娃子不学好,下手咋这么黑?你是谁家的娃?”
李富瞪着黑眼珠瞅了瞅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由得喃喃自语的道“狗日的,乃子比俺娘的还大!”
荷花听了,脸一红:“谁家的瓜娃子,净疯话,看俺不撕烂你的嘴!”
李富一见,吓得赶紧往后退:“你敢打俺,俺给俺爹,让俺爹李麻子骑你狗日的!”在李富看来,只要是个女人,都怕他爹。他爹可会骑女人咧,他娘天天被他爹骑得哇哇哭。
当李富“骑”这个字一出口的时候,荷花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她的身子莫名的哆嗦了下,回头看了看二蛋子,随即又看了看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傻货,荷花彻底的愤怒了。她上前揪住李富的衣领,刚想扇李富的耳光。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脖子。
“孩子闹着玩咧,李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嘛和他一般见识!”龙宝抓着荷花的手脖子,看着她那如葱一般嫩的手,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的刮蹭了一下。
“你…你…是谁?”荷花看龙宝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毕竟她才过门没多少日子。
“嘿嘿,连俺都不认识了?闹洞房那天,咱们可是在那里不打不相识啊。”龙宝用手一指茅房,然后盯着荷花的乃子嘿嘿的笑了.
“啊,是你,你…你…放开俺!”荷花突然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自己的身子都被他给看到了,而且他还摸了自己的身子。
“羞死人了,你快放开俺!”荷花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