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47章 骑上去扭秧歌

龙宝没回果园,而是径直朝着干爹干娘家走去。到了家,龙老蔫正吧嗒吧嗒的抽着闷头烟,而干娘马翠芳则耷拉着脸,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冲着龙贝发着火。龙宝则坐在地上,两腿乱蹬着,哭得脸混着泥,仿佛个泥猴。
“干爹,干娘,这是咋咧?”龙宝现在是打心眼里喜欢贝这个孩子,见贝委屈成这样,龙宝赶紧把手中的王八撒到脸盆里,然后抱起了赖在地上的龙贝。
“哥,咱娘打我!”龙贝一脸仇恨的瞪着马翠芳。
“宝,你不在果园守着,咋回家了,这还没到饭点咧?”马翠芳显然心情很不好,就连对龙宝话都带着气。
“宝,别理你干娘,她今天就是抽筋发疯!”龙老蔫掐灭烟头,然后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马翠芳一听龙老蔫这样她,立刻激动得拽着龙老蔫:“好你个老蔫,你涨本事了,屁点本事没有,对你婆娘甩脸子倒是在行,你真行啊!”
龙宝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拉着龙贝走到一边问:“贝,他们这是咋了?”
“俺也不知道,俺就见到娘骑在爹的身上扭秧歌,可扭了没一会,娘就从爹身上下来了,然后娘就对爹发脾气!”四五岁的孩子牙声牙气的描绘着。
龙宝一听差点没笑得肠子抽了筋。他让龙贝出去玩,自己则拉开干爹和干娘。用手一指正在脸盆里爬来爬起的王八:“干爹,干娘,吵啥咧,俺都听贝了,看俺给你们带啥稀罕玩意了!”
“王八?”龙( .. 。)老蔫瞥了一眼,顿时来了劲。
马翠芳看了一眼,也是脸红得啐了一口龙宝:“你狗日的,净弄点不着四六的玩意!”马翠芳完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抱着龙贝就出门了。
“干爹,这可不是普通的王八,这叫龙阳鳖,足足活了一千年咧!”龙宝用手指着王八壳上的大篆。
龙老蔫大字还不认识几个,更不用这曲里拐弯的篆体了,他有点不相信的:“狗日的,王八就是王八,哪还有那么多的道道咧!”
“不过你还别,这王八还真和别的不一样,王八壳是金光闪闪的!”龙老蔫突然发现了这只王八的不同之处。
“嘿嘿,干爹,只要喝了这王八汤吃了这王八肉,你再让干娘骑在你身上,非扭断她的腰不可!”因为只有干爹在场,龙宝竟然起了有些大逆不道的话。
可龙老蔫这狗日的却不介意,反而和龙宝交换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中,到时候俺看你干娘还敢再俺面前横不!”龙老蔫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正色的道:“宝啊,这王八得留给你,俺老了,你可是咱家的顶梁柱呢,先把你的病给治好!”
“不碍事,不碍事,足够咱爷俩用了!”龙宝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马翠芳火急火燎的抱着龙(h更新最快)贝又折回来了,她一见龙宝,就有些紧张的:“宝,你这只王八真不是个寻常的玩意啊,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俺一出门,都朝俺打听咧!”
“那可不是咧,这东西可是个宝贝!”龙宝用柳枝逗弄着这只不甘心被困的王八。这狗日的一瞪绿豆眼,张口就咬住了柳枝。
马翠芳和龙老蔫都吓了一跳:“这狗日的还怪凶咧!”
“凶?等会老子就炖了它!”龙宝舔了舔嘴唇,眼里发出一种饥/渴的光芒来。
龙老蔫也迫不及待的从灶台旁拿起一把刀,刚想捞起这只王八放血。哪知道龙宝突然制止住了。龙老蔫纳闷的看着龙宝,显然龙老蔫不明白龙宝为啥制止他。
“不能就这样杀了,这狗日的都活了一千多年了,弄不好都通灵了,俺得先算上一卦,找个好日子!要不然再遭老天爷报应了,那可就不美了!”龙宝想得倒是很长远。
这个时候将军不知道从哪里窜回来了,一见这只古怪的王八,将军浑身的毛顿时立起来了,呲牙冲着王八狂吼起来。
“狗日的,去把老子的《周易算经》给叼来!”龙宝揉揉将军的脑袋,然后用手一指。将军聪明得狠,立刻摇着尾巴出门了。过了半个时,就见将军把他的那本宝贝书《周易算经》给叼了过来。
龙宝立刻洗手净面,然后开始算了卦。龙老蔫看不惯龙宝神神叨叨的样子,嘴里嘟嘟囔囔的道:“狗日的,净不学好,光学点装神弄鬼的把戏!”
龙老蔫的这话,被马翠芳给听到了。吓得马翠芳脸立刻变了颜色。她攥着拳头照着龙老蔫的身上就捶了下去:“狗日的,让你瞎,你这是亵/渎神灵咧!”
龙老蔫天生软弱,马翠芳又很强势。龙老蔫脚下一个不留神,就摔倒在地上,马翠芳趁势就骑在龙老蔫的身上,挥动拳头重重的打在龙老蔫的身上。她一边捶打着龙老蔫一边冲着老天祷告:“老天爷啊,别和这狗日的计较!他话就是放/屁咧!”
龙宝正在一旁玩,猛然一回头,看见他娘又骑在他爹的身上,他立刻尖叫着喊道:“哥,快点看,快点看啊!娘又骑在爹身上扭秧歌咧!’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