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38章 干稻草上的疯狂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在这大山深处,一男一女独处在在这偏僻的山洞中。两人心头都慢慢的涌现出一种感觉来。龙宝是想试试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而姜娥刚才被龙宝背着的时候无意撩拨弄得难受得很。再加上此刻憋得厉害。姜娥突然放开来了,作为一个过来人,作为一个常年得不到满足的年轻女人,此刻她的心里慢慢的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要是宝这狗日的是个真男人该多好咧!”
姜娥舔了下干涸的嘴唇,瞟了龙宝一眼,随即她站起身来,摇摆着从龙宝的身旁走过。然后在龙宝的注视下,她慢慢的脱下了裤,慢慢的扒掉了她的黑色的裤/衩,大大方方的蹲下,然后当着宝的面唰唰唰的放着水。
“宝啊,眼睛不要乱看,偷看女人解手,要长鸡眼咧!”姜娥憋了好久了,这一放出来,激流飞溅,打湿了她的鞋子。
龙宝直勾勾的看着姜娥。当他的眼睛扫到姜娥那神秘的地方的时候,他突然楞了。没有田秀花那浓得打成结的杂草,溜溜光,寸草不生。只看到一条粉红的缝,从里边冒出大量淡黄的液体。随之,一股臊气弥漫在山洞中。
姜娥解完后,由于找不到手纸擦拭,她撅起肥/白大磨盘使劲的晃了晃,把站在沟缝里的液体给甩掉。她站起身,没有提裤子,任由龙宝盯着她的那里看。
“宝,嫂子好看吗?”姜娥冲着龙宝抛了个媚眼。
“好…好看,就是那里光秃秃!”龙宝被姜娥的大胆给撩拨得胆子也慢慢的大起来。他慢慢的走到姜娥的面前,大着胆子伸手去摸那光秃秃的沟缝。
“吧嗒!”姜娥的脸黑了下来,她打开龙宝的手就要提裤/子,“光秃秃的咋了?难道你也信那一套?”
龙宝当然明白姜娥得是什么。在龙王庄流着这样一个法,女人那里光秃秃的是灾星,克夫克子。为了这件事,姜娥没少挨李麻子打骂。
“哪能呢?嫂子!俺是有文化的人,俺不信那一套,俺就喜欢嫂子,不相信你摸摸俺的心!”龙宝牵着姜娥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
“瓜娃子,你真是个瓜娃子,是嫂子的瓜娃子!”姜娥的手慢慢的在龙宝的心口处摩挲着,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宝啊,你是不是还没尝过女人咧,今天晚上嫂子把身子给你,嫂子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姜娥着话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不大一会,她就光/溜溜的站在龙宝的面前。
“嫂子,你啥咧,俺不求你报答,这都是俺应该做的!”龙宝口不应心,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妙人。这是多么美得一个女人啊,细长的脖颈仿佛白天鹅一般,那两坨大白球直挺挺的上翘着,乃头还是大闺女一样的粉,虽然生过孩子,但腹部却平坦如镜。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条若隐若现的沟缝。龙宝的呼吸加重(.. )了。
“宝,嫂子喜欢你,就想把身子给你!来,你摸摸嫂子!”牵着龙宝的手,姜娥微闭着眼睛,身子颤抖着任由龙宝摸遍她的身子。
“宝啊,可惜啊,你得了那种病,要不,你肯定能给嫂子舒服!嫂子的命苦啊!”姜娥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烈火在燃烧,她感觉那里想得厉害,她指引着龙宝的手在那里大力的抠挖着,她抑制不住的叫出声来。
“嫂子,俺有感觉了,俺真有感觉了,你给俺再加把劲,让它爷们起来!”龙宝示意姜娥亲亲它。
姜娥羞红了脸,娇啐了一口,“哪里像个瓜娃子,比俺男人还懂咧!”姜娥温顺的弓着身子,张开嘴,( .. 无广告无弹窗。)慢慢的吃进去。
“唔唔,好大,唔唔,谁不管用了,这弄进去要出人命咧!”刚吃进去一会,姜娥就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她赶紧吐出来,急促的喘着气,“都是瞎造谣咧,宝,快点让嫂子舒服舒服,嫂子都快渴死了!”姜娥完,把龙宝推倒在厚厚的干稻草上,她使劲的往下一坐,就顺利的全部吞了进去。没有想象中的难受,龙宝倒是吃了一惊。自己的型号连田秀花都吃不消,可姜娥却能完全容纳。真是一样的物件不一样的深度啊!龙宝此刻心情大好,他能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他在下边开始往上疯狂的顶着。一时间,山洞里充满了姜娥畅快的喊声,龙宝愉悦的喘/息声,还有那噼里啪啦的干柴发出的声响,以及姜娥那剧烈摇晃的大乃,扭动如陀螺一样的大白磨盘……亅亅亅亅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