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34章 俏嫂子的哀求

娜娜好久没碰过女人了,在她的心里有阴影。自从被城里的男人玩弄甩过后,她再也没(一秒记住 .. )有对男人动过心的念头了。这些年来,她可以用守身如玉来形容。每当她实在想要的时候,她也会在深更半夜的时候,一个人用被子蒙着头,把手指悄悄的伸进去,抠挖着花/径,直到里边泥泞不堪,身子连连哆嗦才算满足。
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她听到李麻子这狗日的龙宝不是个男人,她不必担心龙宝会沾她的身子。所以她乖乖的听着龙宝的安排。
娜娜光着身站在龙宝的面前,她没有任何的遮盖动作,尽情的把自己美好的身躯展现在龙宝的眼前。在龙宝那快要冒火的眼神的注视下。娜娜感觉自己体内那压抑许久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的复苏。她感觉乃头翘翘的,有些发痒。下意识的伸手搓捻着,嘴里发出猫咪般的呢喃。下边已经泥泞不堪了,很难受,仿佛有毛毛虫在里边爬。这个时候,娜娜突然渴望龙宝能像个男人一样,把她给拉到后院,按倒在床上。给她一次真正的男人的冲击风暴。可让她失望的是,龙宝那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哎,宝兄弟,恐怕你真得去治治这病了!”娜娜失望的穿上了衣服。
龙宝看着那展露在空气中无限美好的身体又重新被遮盖住了,他突然意识道:“自己这次的病很严重了!”
龙宝面无表情,当着娜娜的面,她把马建国给他的那张券给撕得粉碎。然后一句话都没,就木然的转身走了。拎着药,就这样走着。遇到熟人打招呼,龙宝也不吭声。仿佛丢了魂魄一般。
“狗日的,宝这是咋了?该不会是遇鬼中邪了吧?”熟悉龙宝的村民看到他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都大感到奇怪。
就这样回到了山上,龙宝饭闷头就睡。到了饭点,龙宝也没下山去吃饭。到最后,龙老蔫上山给龙宝送饭来了,拍得木屋的门山响,可龙宝连门都没开,就了一句:“干爹,俺不饿,你吧饭带走吧!”
“狗日的,这娃子今天有点反常咧!”没办法,龙老蔫只得把饭菜给他放到门外边。
龙老蔫回到家里,把龙宝的情况和马菊芳了一下。马菊花听得一个劲的皱眉:“老蔫,该不会是宝他想女人了吧?”
龙老蔫吧嗒吧嗒嘴,仔细想了想:“可不是咧,宝他也不了,今年年底都满十八了,在村里像他这样的岁数的人不结婚也订婚了!”
“老蔫,要不咱们也托托孙媒婆,帮咱家的宝找个俊姑娘!”马翠花话的时候,眼里亮亮的,虽然龙宝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可也是她亲手抚养成人的,要不疼那是假话。
“中,明天俺就去把咱家那头过年的猪给卖了,凑点钱,给宝他门亲!”龙老蔫难得大方的吐了口。
当天快要擦黑的时候,果林里突然传来脚步轻盈的声音。将军这狗货不知道去哪里疯了,所以这个人进来很顺利。她一直走到木屋跟前。耳朵趴门上听了听,感觉到屋里有人,她才轻轻的拍打着门:“宝,宝兄弟在吗?”
女人的声音很,唯恐别人发现一般。屋里的龙宝听到后,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这声音很耳熟,但就是想(一秒记住 .. )不起来是谁。
“谁啊?”龙宝没下床。
“是俺,姜娥!”屋外的声音明显大了许多。
“嫂子,咋是你咧?”龙宝一骨碌身起来,打开了门。
姜娥一进来,脸上带着慌乱:“宝,你看见富没有?”
“富?没看到!”龙宝看着面前站着姣好的女人,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话很客气。
“这个死孩子,出去一下午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俺还以为他跟着你去南河摸鱼咧?”姜娥到这里,眼圈发红,看样子担心得很。
龙王庄背靠着大山,一到晚上都不太平。前些日子,有人在村外看到了一群野狼。村里时不时的有东家的鸡西家的鸭被叼走。看那留下来的爪印,就是狼这种畜生。所以姜娥的担心是很正常的。富今年才十五岁,还缺心眼。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姜娥真没法活了。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这话一点都不假。
龙宝见姜娥急得要哭,他不由自主的拍着姜娥的背:“别哭,嫂子,没事的,富兄弟肯定没事!他一个大活人哪里能轻易的被狼给叼走了!”
姜娥此刻心里正慌乱,猛然听到龙宝提到狼,她更加的害怕,她的身体无意识的靠着龙宝的肩膀嘤嘤的哭了起来。
姜娥可能是刚洗过头发,头发上传来一股洗发水的味道,身上没有喷香水,是一种淡淡的女人的独有的香。龙宝轻轻的拍着姜娥的背,感觉到挨着他的胳膊传来球状的硌压,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腹部传来一丝火热。虽然不明显,但他能感觉得到这是一种信号。
“宝,让你见笑了,李麻子这个狗日的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能帮嫂子找找富吗?”姜娥抬起头,睁着带着泪水俊俏的脸求着龙宝。亅亅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