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

当前位置:乡村春事 > 乡村春事 >

第3章 大白磨盘肚皮烂

血气方刚的龙宝在听到这种声音后,首先一愣,紧接着就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仿佛油锅里浇冷水一样,嗞嗞啦啦的了。听这声音应该是村长的婆娘田秀花。
别看田秀华今年四十多岁的人了,可依稀还能看得出当年花儿般的容貌。可能是王富贵没少利用职权黑村里的钱,净是给他婆娘买些高级的瓶瓶罐罐,是化妆品。田秀华有事没事就往脸上抹,有村民当面撞见了,那脸上抹得跟唱楚霸王的花脸一般,太他娘的吓人了!可不管怎么,田秀花到现在并不显老。
田秀花不但模样长得俊,而且胸大屁股圆,典型的生儿子的身板。尽管她生了一个傻儿子二蛋子,可毕竟是个带把的儿子。田秀花天生一副水蛇腰,再加上她本就是一个风臊的人儿,所以她有事没事总在大街上扭着她的水蛇腰,晃动着她的磨盘般的大屁股走来走去,勾得村里的男人一个个哈喇子流多长,裤衩子恨不得都戳出一个洞来。龙王庄的村民都背着王富贵偷骂:“好逼都让狗给日了!”
听这动静准是王富贵和田秀花在弄事,龙宝本想转身就走。可转念一想,这山高路滑,要是再出点事,掉到山沟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这个手电筒非买不( .. 。)可。
“要不等他们弄完了,我再叫门?”龙宝打定主意后,就决定等等。可屋里田秀花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勾引得龙宝的馋虫上来了:“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咋弄事,反正也没事,还不如学习学习!”龙宝好学的劲头上来了。
往旁边瞅了瞅,王富贵靠窗的屋后有一棵大杨树,长得很是茂盛,枝枝杈杈都挨着了后窗户。龙宝甩掉他的鞋子,往手心里噗噗吐了两口吐沫,随即猴子一般的爬上了树。找了一个视觉良好的位置,龙宝两脚勾着树杈,来了一个倒挂金钩,两手撑着后窗户,眼睛慢慢的往屋里看。
屋里灯火通明,隔着纱窗看的真真的。只见瘦枯干的王富贵正躺在床上,而他婆娘田秀花正坐在他的身上,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停。田秀花正对着龙宝,胸前两只肉葫芦上下翻飞的晃动着,再看田秀花迷离着眼睛,不断的扭动着她的水蛇腰。
“往上顶啊,往上顶啊,爷们,用力啊!”田秀花大声的叫喊着。再看王富贵皱着眉头咬着牙,哼哼唧唧的仿佛死狗一般的一动不动。
“狗日的,一看这家伙就不行!”龙宝摸了摸自己的那玩意,心里暗自鄙视村长王富贵的怂蛋样。
“媳妇,媳妇,别动了,别动了,我的肚皮快被你的大白磨盘给碾碎了!”王富贵匆忙缴枪完事了,他急忙制止住田秀花,随即溜下了床。
“狗日的,你干啥去?”田秀花瞪着好看的大眼睛,气鼓鼓的问。
“支书马建国约我去打牌,你先睡!”王富贵提上鞋子就往外走。
“没用的东西,要是能伺候老娘舒服一次,也算你王富贵能耐!”田秀花冲着王富贵的背影狠狠的骂着。
“咔嚓”,”咔嚓”!正在聚精会神偷看田秀花身体的龙宝,突然感觉自己勾住的枝杈要断了。这一房多高,要是从上边掉下来,那可受不了!情急之下,龙宝用力的一蹬树杈子,借着这股子冲劲,龙宝的脑袋朝着后窗户撞来。
王富贵今年春天刚盖的新屋子,还没来得及装窗户,只是钉了纱窗。这薄薄的一层纱窗哪里能挡得住龙宝?龙宝哎哟一声就跌到了田秀花的屋子里。窗户下边就是床,所以龙宝正好摔在铺得软软的床褥上,没有一点事。可这却把光着身子的田秀花吓个不轻,她尖叫一声,急忙扯起一条毯子缠裹在身上。
“坏了!”龙宝急出一脑袋的汗,他一骨碌身爬起来刚要走。田秀花手疾的抓住了龙宝的胳膊:“好呀,是你个兔崽子!晚上不睡觉,敢干这不正经的营生,你就不怕眼睛长鸡眼吗?”田秀花完,照着龙宝的脸上就是两耳光。
“婶子,俺不是故意的,俺是来买手电筒,叫门你们不开!俺听到后窗有动静,就上来看看,俺就想叫门买东西”龙宝用手摸着火辣辣的脸,然后从兜里摸出二十块钱。( .. 无广告无弹窗。)
“哦!是真的!”看到龙宝掏出二十块钱,田秀花就相信了一大半,因为龙老蔫是个极度抠门的家伙,平日里哪里肯给龙宝零花钱。
“那你告诉婶子,你刚才都看到啥了?”田秀花盯着龙宝那一张虽然带有稚气,但却很有男人味的脸,心里莫名的涌现出了其他想法。
“啥也没看到!”龙宝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能承认。
“好你个兔崽子,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富贵叔来,看他咋收拾你这王八蛋!”田秀花故意的吓龙宝。
龙宝吓得连连摆手:“别,婶子,别,婶子!我,我!”
“,看到啥了!”田秀花又问。
没办法,到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了。“我看到了婶子的大白磨盘在富贵叔的肚皮上碾呀碾!还看到婶子的这里!”龙宝用手一指田秀花的大乃子。哪曾想,一不心,手指正好戳在上边,虽然隔着层床单,但龙宝还是能感觉到里边的火热和绵软。
“大侄子,问你件事!”田秀花低着头看了下龙宝的裤/裆,然后问,“你的那东西是不是真的比驴的还大?”
“婶子,没有的事,都是你家二蛋子瞎!”龙宝一听就有点恼了
“那你让婶子检查检查!”田秀花完,不等龙宝拒绝,就往龙宝的裤子里掏,“乖乖,真是不,比你富贵叔的大多了!”田秀花此刻眼睛里放着光。
“宝,长这么大,是不是还不知道女人啥滋味?”田秀花舔着干涸的嘴唇问。
“嗯!”龙宝此刻仿佛一个乖孩子一般。
“想不想尝尝啥滋味!”田秀花着话,拉着龙宝的手就往她的肉葫芦上按。
“开门,开门!”这个时候,突然院子外边传来村长王富贵的叫门声。田秀花和龙宝都吓了一哆嗦。
“你狗日的嚎啥丧咧?不是去支书家打牌了?”田秀花有些心虚,隔着大门问。
“没拿钱,给我拿点本钱!”王富贵嘟嘟囔囔的道。
“给老娘多赢点钱,不然不让你上床!”田秀花痛快的给了王富贵几十块钱,随即就听见王富贵的脚步走远了。
“你要是真想尝尝女人啥滋味,婶子给你!等后天婶子有空,婶子去你果园里找你!”田秀花也吓得不轻,所以王富贵刚走,她就赶紧让龙宝走了。临走的时候,田秀花不但免费给了龙宝个手电筒,还硬塞给龙宝一盒“十渠”香烟……亅亅亅亅亅